儿童文学

第828章 手握己命(下)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99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他这是……”我忽然有些明白黑袍要做什么了,他准备用自己来血祭那张大乘符箓,完成最后一步! 祭坛被激活,无数黑色锁链构筑出一道天梯,黑袍就这样一步步走向天空漏洞。 不断有血从剜

  “他这是……”我忽然有些明白黑袍要做什么了,他准备用自己来血祭那张大乘符箓,完成最后一步!  祭坛被激活,无数黑色锁链构筑出一道天梯,黑袍就这样一步步走向天空漏洞。

  不断有血从剜入心口的刀子处流出,滴落在长袍上,也滴在他要走的那条路上。

  每一步都是血染出来的,黑袍走的很慢,他一直到两个世界交界的地方才停下,从怀中小心翼翼捧出一道光。

  夺目耀眼,黑袍捧着它就像是捧着自己的一切。

  血滴答滴答的落着,他脱下了黑色长袍,露出了满身的伤疤,以及那张特别的面孔!  半边被火烧灼,半边绘着锁龙村的神纹,就和大坝上的禄兴,还有阴阳间的禄善一样。

  “从小,我的父母、亲人都在向我灌输一个思想,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命早已注定,我们只需要按照上天的安排,努力生活就行,可是……”黑袍对着手中的光喃喃自语:“后来他们全都死了,整个村子就剩下我一个人。

”  黑袍慢慢抬起头,仰望现实中的天空,充满痛苦的质问道:“他们敬你如神,你却把他们当做蝼蚁和棋子,你也配为天?!”  红云翻腾,无边业火朝着黑袍汹涌而来,上苍似乎听到了他的质问,恼羞成怒。   滚滚火海淹没了黑袍,业火烧遍他的身体,那狰狞的疤痕慢慢融化,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黑袍会被业火烧成灰烬的时候。   一条焦黑的手臂伸出火海,他托举着那一道灼热的光,站在两个世界交汇的地方,生生剜出了自己的心脏。   血液洒在梦境的尽头,溅落在现实的夜空,黑袍将自己的心脏和那道光拼合在了一起。   “今以我血溅苍穹!但愿天下苍生,自我之后,能手握己命,人人如龙!”  当心脏和那道光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黑袍的身体彻底化为飞灰,而那道大乘符箓则承载着他的意志杀上天穹!  火海被穿透,那道光一往无前,刺入现实中的天空。   红云消散,隐藏其后象征秩序的金色锁链被斩碎,一场金色暴雨席卷京海。   深层梦境里,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我更是心神颤动,咬紧了牙注视那道光。

  没有屠夫和血狐的绝世杀意祭炼,仅凭黑袍的意志不知能不能穿透金色锁链封锁的天空。   金色锁链交织密布,笼罩这片大地不知多少岁月,直到这一天它终于被人撼动!  “嘭!”  屠天杀符,一连凿穿了九道金锁!  穿云而上,让普世众生看到了头顶真正的天空!  那是一片无穷大的树叶,所有的金色锁链都只是叶脉,大乘符箓将这片叶子斩落了十分之一。

  透过这十分之一的缝隙向外看去,宿命的本体类似于一株庞大到无以复加的古树,而遮住了人世天空的仅仅只是它的一片叶。   “这就是宿命?”  天空染血,大地却焕发出了一种特别的生机,所有生灵都在那一瞬间感觉心头好像去掉了什么压力,变得轻松了一些。   “他居然真的做到了,斩伤了宿命!”  黑袍如愿以偿,也为我们所有人证明了一点,宿命并非不可战胜!  叶脉被斩断,掉落的十分之一分化为数股光团进入京海。   我运用判眼能清楚看到,这些光晕主动附着在了一些人和鬼物的身体里,其中就包括禄兴和鬼母。

  而所有光晕中最大的一团则落入了深层梦境,直奔我而来。   根本无法躲闪,那光晕靠近我后直接钻入了鬼环当中,似乎是附着在了王师身上。   “屠天符箓斩碎的应该是天意,可这些光晕为何会附着在活人身上?是天意在寻找主人?”现在不是调查这些的时候,我仰头望天,被金色锁链封锁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无法恢复的巨大伤口,可以说宿命被击伤了,但是对比起那无边的巨树躯体,这一点小伤却又微不足道。   漫天的业火好像得到了什么命令,回归人间,填补在缺口处,与此同时,我看到那巨树的枝叶轻轻颤抖了一下。   如果说宿命的本体就是那一株古树的话,它之前应该一直都处在沉睡当中,而现在它却出现了苏醒的迹象!  ……  业火主动退去,深层梦境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但在场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原来我们要对抗的敌人和我们根本就不再一个层面上。 ”杂色长袍男人裂了裂嘴。   “你怕了?”小A的声音一如既往,清冷高傲。   “怕?从我成为秀场主播那一刻起,就不知道什么是怕。 ”杂色长袍男人驱使梦魇和噩围杀那些蜘蛛阴影,他目光从我和屠夫身上略过,停留在小A身上:“你有什么打算?还要和宿命斗到底吗?”  “现在退出,甘心吗?况且我还有必须毁掉宿命的理由”  小A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走到我身前,她穿着高跟鞋,平视着我,面具后的双眼露出一丝罕见的柔和:“你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等你记忆恢复后,会答应我一件事。

”  她站在我面前,背后是扭曲的城市,头顶是破碎的天空。

  “什么事情?”我是真的想不起来。

  “你说你会娶我。 ”小A的话,不止是我,连屠夫和杂色长袍男人都十分吃惊。

  “什么?!”我声音有些走调,确实是被吓了一跳。   “骗你的,我只是想要试试你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

”小A声音瞬间恢复冰冷,一个人朝城市外走了几步,忽然又扭头对我说了一句:“高健,你这种人注定孤独一辈子!”  看着停在原地的小A,我突然有一种熟悉感,想要摘下她的面具。   我抬起了手,意念却不由自主的扫过了识海中的四根锁龙桩,那里尘封着我的二十六亿次轮回。

  张了张嘴,我终究没有说出想说的话:“除了孤独,谁又会陪我呢?”  “打扰一下,你俩这是在吵架吗?”杂色长袍男人干咳一声,指了指头顶现实中的天空:“我的意思是说,或许我们四个可以好好谈谈,A掌控深层梦境的时间,我掌控深层梦境的记忆,在这里我们就是绝对的王。 现在宿命的棋子已经暴漏,深层梦境将成为我们抵抗宿命最安全坚固的后盾。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