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一六十三章 悟剑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1
  • 15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鬼河,鬼都……”奕铭风沉吟,而后遗憾叹息,后悔没有一起前往鬼首岭,若能深入鬼都,说不定能尽窥鬼族的阵法奥义,使之阵道再进一步。 不过,秦墨等带来的消息,还是让奕铭风想到了许多,他也曾被

第一六十三章 悟剑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鬼河,鬼都……”奕铭风沉吟,而后遗憾叹息,后悔没有一起前往鬼首岭,若能深入鬼都,说不定能尽窥鬼族的阵法奥义,使之阵道再进一步。

不过,秦墨等带来的消息,还是让奕铭风想到了许多,他也曾被鬼族追杀过,现在细思起来,古往今来的人族强者,都曾被鬼族追杀过,要被当成祭品,献祭给鬼河漩涡。 鬼族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重建鬼都么?相比秦墨等,奕铭风、青年神魂无疑想得更深远,能引动神秘的第七巨头出手,将鬼都斩灭,其内幕绝不是那么简单。

“或许,这一切都牵涉到所谓的‘黑手’,当初远古龙族的覆灭,还有六道之战的爆发,都与这些有关。 ”奕铭风这样推测,也得到青年神魂的赞同,不过,现在推演这些,并没什么意义,若真的存在那可怕的黑手,现在己方这边的实力就太弱了,不足以与之抗衡。 秦墨也是明白,若是牵涉到那幕后黑手,他的实力还相差太远了,至少要踏破武主之境,跻身皇主的层次,才有抗衡的可能。

商议了一番,源刀尊决定留在冰焱峰,潜修刀道,经过此次鬼首岭之行,他的眼界彻底打开,深深明白实力的不足,要在短时间内寻求突破。

此时,奕铭风则是通过大阵感应,发现各大势力的使者已是接近镇天国的领土,需要出去接待了。 身为阵宗的几大弟子之一,秦墨等也是需要出面接待,此刻,他才深深感觉到,宗门的弟子实是太少了,人手根本不够。 接下来的数天,秦墨等是忙碌坏了,不断接待来自大陆五大域的使者,实是有些分身乏术。

即便从千元宗调来一批弟子负责接待,也是显得人手捉襟见肘。

若是在以往,秦墨是不准备出现接待的,他一直都是如此,除非是很亲近的朋友,才会出面。

但是,现在则不同,为了结交更多的盟友,这样的接待是必须到场的。

短短数天过去,大陆各大势力的使者都得到了确实的消息,摧毁鬼首岭的强者,确是阵宗无疑。

更有消息传出,奕铭风在阵道上的造诣,疑似更进一步,已是达到了鬼神莫测的层次,甚至在传说中的古阵坛主之上。 这样的消息传出,无数强者为之震撼,传说中的古阵坛主,乃是中古时代之后,唯一一个阵道造诣直逼皇主境的阵道大师,奕铭风竟是隐隐有超越之势,岂非是将来会冲击皇主的层次?一时间,鬼族、狮皇族都是沉默,不敢再放任何厥词,与这样一个强者为敌,实是太不智的行为。

至于秦墨的情况,则没有多少消息传出,只是有强者判断,这少年比之此前,更加的可怕了,是否要踏足武主之境,尚是难以判断。 这样的判断,实则已让众多强者心惊不已,要知道做出这个判断的强者,乃是东域的一位武主强者,竟是看不透秦墨的深浅,这少年就算未达到半步武主的层次,也是差之不远了。 就这样,这段期间的大陆暗潮,在鬼首岭的风波之后,则是平静下来,再没有之前的剑拔弩张。 不过,在暗地中,还有多少势力在活动,却是谁也说不清楚。

……十峰山脉,其中一峰。 “哎呦……,小东西,你轻点坐,你咚叔叔的腰快被你坐断了……”树林中,冬东咚趴在地上,在他背上坐着一个巴掌大的小身影,正是那条小龙崽,正在胖少年背上打滚,享受着那身肥肉的柔软,好像是垫着一层厚厚的棉絮一样。

相比小家伙的惬意,冬东咚则是苦不堪言,只觉背上似是压着一座山峰,快要将他骨头压碎了。

前些天,奕铭风决定,将冬东咚、熊彪,还有秦云江召回冰焱峰,要好好监督这几个后辈的功课,其中首当其冲的自是冬东咚。 便安排小龙崽与之陪练,锻炼其肉身的强度。

对于这样的安排,不明就里的胖少年自是满口答应,觉得是师傅体恤他,对其相当宽松。 要知道,熊彪、秦云江的陪练乃是高矮子,与那头蛮力龙族对练,脱层皮都是轻的,熊彪那体格都被揍得骨头断了好几根。

然而,胖少年很快被现实砸醒了,这个小家伙的个头虽然只有巴掌大,那力气却是可怕到极点,随便伸一根指头,就将他碾趴下了,这才是真正的梦魇特训。 不远处,银澄端坐在那里,听着胖少年“哼唧”的惨叫,则是不屑道:“你这胖小子认真一点,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战力提升到武圣境界,否则,真有祸事发生,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祸事?能有什么祸事……,哎呦,小家伙你先下来,咱们待会再练吧……”冬东咚一边惨呼,一边说道。

银澄哼了一声,示意小东西继续,别停下来。

而后转头,看向另一座山峰,狐眼有些怔神:“从鬼都那鬼地方出来,本狐大人就一直心惊肉跳,难道真有什么大祸事要发生吗?若真是如此,时间或许不够啊……”狐狸喃喃自语,它对灾祸的预测一直很敏锐,即便是黑焱临世之时,它也没有过现在这样的心惊肉跳。

“算了。 或许是被鬼河地势影响,尚有鬼河之力存在体内吧。 ”银澄这般自语。

砰!正在这时,另一座山峰中,传出阵阵轰鸣,一道光辉似要冲天而起,却是被强大阵纹封锁,生生被压制下去。

那座山峰的一处洞窟中,秦墨在闭关参悟,消化在鬼首岭中的所得,也是将这段期间以来提升的力量,进行一次汇总和淬炼。

这一次鬼首岭之行,秦墨所得的收获,实则比其他同伴加起来还要大,因为第七巨头残留的剑痕,对他的触动实是太大了。 在鬼都的那座宫殿中,第七巨头的剑气化为一道印记,传入秦墨体内,算是一种馈赠。 这些天来,每一次参悟这道印记,他就有所领悟,并且是不断积累,终是不得不闭关,来仔细揣摩这印记的玄奥。

“这剑之印记看起来很简单,比之极神剑主前辈的金剑印记要简单千百倍,却又充斥着磅礴的剑意,似乎整个天地的剑道都在这道印记中,这才是真正的大道至简吗?”秦墨心中掠过一阵阵明悟,每一次观摩这道剑之印记,他就会产生一些领悟,使之对剑道的理解不断加深。 这道剑之印记,竟是比一部无上剑诀都要博大精深,实是令人震撼。

要知道,这道剑之印记并非第七巨头刻意留下,而是经历漫长岁月后,碰到秦墨才偶尔凝成,相当于随手而为,就是如此的玄奥莫测。 对此,秦墨难以想象,六大地界的巨头到底有多强大,正如青年神魂所说的那样,达到六界巨头的境界,才是真正的超脱武道,能够尽窥这个世间的秘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