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既然走出半生,归来不必少年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0
  • 12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最近心思比较乱,有时甚为浮躁。 工作忙不过来,两天没写字,家里也不时给你添点乱子,大家小家都有。 朋友那边也不得安宁。 偶尔还要关心一句。 我想说,谁活着都

既然走出半生,归来不必少年

    最近心思比较乱,有时甚为浮躁。

工作忙不过来,两天没写字,家里也不时给你添点乱子,大家小家都有。 朋友那边也不得安宁。

偶尔还要关心一句。

  我想说,谁活着都不容易,但有的人好像更难一点。   今天有人还说,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心愿和出发点是好的。

不过都已经走出半生的人,归来怎么可能还是少年。

即便容颜如林志颖,但心态已是郭德纲。

  我其实自认心还算静,能让我变得浮躁,工作只是一方面,加重因素,绝非首要。 最主要还是情感方面,但我又不想说。 身边的人,能被我活活气死。   说到生气,有个观点,一个成熟又能成事的人,大都可以控制自己情绪和脾气。

轻易看不到他们的喜怒哀乐,中国唯一的来自格力的董小姐除外。

是不是也可以假设,如果她除了能力,其他不是以脾气著称,说不定她的高度远不止于此。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脾气成就了她和她的事业。

  说女人是水做的,那还不够深刻。

要善于剖析成分,有的是矿泉水,看着不怎样,喝下去甘冽如怡。

有的是啤酒,外面色泽橙亮,实则清香入喉,但对有点酒量的男人,要时间和分量不够,达不到效果。 所以厉害的女人,应该是白酒,没点年龄阅历的小男人喝不了,成熟的男人方能驾驭。 而且更厉害的女人是陈酿,光闻着味道就能让人陶醉上瘾,勾起欲望,真正喝的时候,那都不能叫喝了,好酒是要品的。 舍不得一口闷,慢慢享受哪个过程,轻易不让你醉,醒来还不上头,略有回味,一心想着再来一回。

  好女如好酒,也要遇到懂酒的男人,否则白白糟蹋而已。   小时看电影《杜十娘》,李甲为了区区二百还是多少两的银子,就把色艺双绝的杜十娘转卖别人,最后杜十娘羞愤交加,挺立船头,呵斥负心郎,怒沉百宝箱,然后殉节而死。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陈世美,元稹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负心郎。

  说明一个问题,读书人大都贪财好色,这也罢了,能做到正义取财和忠贞如一也可。 偏偏又不行,冲着书中有颜如玉和黄金屋,于是寒窗苦读数载,真到了一举成名的时候,恨不得一下把前十几年吃的苦受的罪统统补回来。

这其实是某些知识分子的劣根性,而且也怪自古以来把读书人和读书捧得太高了。

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书读得越多,有时不一定都是好事。

人的品性不是说能背下孔老夫子那些仁义道德的句子就能定性的,恰恰是背得越多,发现社会又不是那么回事,反而容易乱了心智,稍一试水就收不回来。 倒是一些没怎么读过书的人,过早经历社会的打磨和锤炼,如我今天说的一句,吹尽黄沙始见金,懂得什么可以长久,而什么只是暂时。   我勉强是个读书人,现在还经常写字,没换来钱财,也能吸引个别女子,不无坚如磐石、信誓旦旦者。 但我更青睐风轻云淡、来去随意的那种。 这就不是酒的事了,不会产生依赖性,有也可,没有也可。 可能像一杯茶,我也爱喝茶,想起来就喝上一口,味道由浓转淡也不要紧,喝的只是一种感觉和习惯,转移一下工作的枯燥烦闷。 突然发现,可以一周不喝酒,但超过三天不喝茶就浑身难受。

如此,前面提到的女子如酒,那似乎只是表面。 敢于把自己沉淀深藏,把清香和茶味奉献出来,无声无形就让你欲罢不能的女人,才是隐藏少林寺多年的扫地僧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