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83章 这任务要怎么完成?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15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不管是为了他以后的康复治疗,还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都不要掉以轻心。 ” “明白。 ” 挂断电话,陈歌靠在厕所墙壁上,他现在脑子很乱,凶手不是范郁,就是范郁的姑姑,她们

    “不管是为了他以后的康复治疗,还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都不要掉以轻心。 ”  “明白。 ”  挂断电话,陈歌靠在厕所墙壁上,他现在脑子很乱,凶手不是范郁,就是范郁的姑姑,她们是最具嫌疑的人,也是被害者最亲近的人。

  “范郁的姑姑对我隐瞒了真相,几年前的雨夜里一定还发生有其他事情。

”  最亲近的人为何会变成凶手,这是陈歌最疑惑的地方。

  “凶案现场在暮阳中学,或许我能在这里有所发现吧。

”  陈歌重新打开手机直播,弹幕还是存在卡顿现象,不过直播画面倒是慢慢稳定了下来。

  简单的和水友说了句抱歉,陈歌提着工具锤走出了二楼厕所。   他站在厕所门口,专门用手电筒照了下地面,厕所门口并没有脚印一类的东西。   “刚才我躲在门后面的时候,听见了脚步声,那声音最后停在了厕所门口,但现在我实地查看的时候,门口什么都没有。 看来那并排走动的,不是活人。

”陈歌朝楼下看了一眼,他最后听到那个声音去了一楼。   陈歌暂时还不清楚脚步声的主人,是不是支线任务中的红影,稳妥起见,他决定先避开为妙。   拿着电筒,陈歌朝三楼走去,可刚走到三楼和二楼中间,耳边忽然又响起了脚步声,那声音似乎是从一楼传来的。   并排两个“人”,在楼梯上走动。

  “发现我了?”陈歌果断关掉手电筒,背靠墙壁,紧盯楼道口。

  脚步声并没有停止,并排走的两个“人”一路来到了二楼。

  “它们似乎进入了二楼的厕所里?”陈歌心中刚浮现出这个想法,耳边就听到了二楼厕所里门板开合的声音。

  一个个隔间的门板被打开,前后响了六声,它们好像是在检查厕所隔间。   陈歌往靠近二楼的地方挪了挪,他试着探出头,从楼梯的栏杆缝隙间偷看二楼的情况。

  门板开合的声音停止后,脚步声也随之消失了,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陈歌的幻觉一般,他足足在楼道里等了五分钟,也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东西从二楼厕所里出来。

  “脚步声没有再次响起,是不是可以间接说明,那并排行走的脏东西还没有从厕所里出来,它们有可能就躲在二楼厕所的某一个隔间里,等着我自投罗网。

”陈歌虽然胆子很大,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害怕,真要是一打开厕所隔间门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估计也会被吓得够呛。   “这怪物藏在二楼厕所里不出来,我正好可以先去三楼探探路。 ”陈歌没有打开手电筒,他拥有阴瞳,这个完成噩梦级日常任务的奖励,或许是因为还没有完全激活的原因,并没有黑色手机描述的那么神奇,只是让他视力大幅提升,在黑夜中也能勉强视物。   漆黑的雨夜里,闪电不时划过天空,短暂的亮光将周围的一切都映照的十分恐怖,陈歌有些担心,他害怕自己身后不知不觉跟来什么东西。   回头看了几次,楼道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陈歌这才放下心来,握紧工具锤进入三楼的厕所当中。   三楼的厕所要比其他两个楼层的厕所都要古怪,窗户被木板封死,墙壁上几乎没有任何污迹,这地方好像在学校封停以前就很少有人使用过。   进入其中,六个隔间的门板全部紧闭,这让陈歌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六个隔间里都躲藏着活人一样。

  一楼第五、第六个隔间闭合,是因为里面堆放着杂物,难道三楼厕所的这六个隔间里也都堆着杂物?  陈歌走到第一个隔间外面,先是趴在门板上倾听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婴儿的哭声,或者女孩的低笑。   接着他又做了一件更大胆的事情,蹲在地上,透过隔间下面的空隙朝里面看去。

  空的?  没有拖把、扫把之类的杂物,也没有站立的双脚,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隔间。   陈歌试着推了一下,门板应声而开,隔间里非常干净,他摸了摸隔板,如果不是上面堆积着厚厚的灰尘,他几乎都要以为这里每天都有人来打扫了。

  “整栋教学楼都被大火焚烧,但是这间厕所里却没有任何烧灼过的痕迹,这一点和一楼最后的那间教室很相似。 ”相同的特点,引起了陈歌的注意:“如此来看,我要找的任务目标应该就在这里。 ”  他连续将后面几个隔间的门推开,最后停在了第五个隔间外面。   “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门后面会不会藏着什么脏东西?”陈歌把父母留给他的布偶塞入领口,握住工具锤,用铁锤的头部将隔间门推开。   门轴转动,看到了隔间里的场景后,陈歌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第五个隔间的隔板和墙壁上,好像涂鸦一般,画着很多眼睛,和真人的眼睛比例相同。   在开门之前,陈歌也想象过门后的场景,有可能是脸色苍白的小女孩,面容狰狞的怪物,或者是涂满了血污的疯子等等。   他唯独没有想到,门后面会是这么诡异的场景。   “为什么要在隔板和墙壁上画这么多眼睛?”  下着暴雨的夜晚,在废弃学校里看到了这样一幕,陈歌感觉后背产生了丝丝凉意。   门一打开,就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看,这种情况下站在外面都觉得害怕,更别说进入隔间里面了。

  “在厕所隔间画这些眼睛的人脑子有病吧?”  那一只只眼睛就好像是在窥伺着隔间里的人一样,陈歌看了一会又将隔间的门关上了。   大晚上被那么多眼睛注视,实在是有点扛不住。   “我找到了任务场地,可这个支线任务要如何完成?躲进去,在隔板、墙壁上所有眼睛的注视下等待红影光临?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陈歌盯着门板看了半天,又打开了第六个隔间的门,隔间内同样画了很多眼睛。

  有些奇怪的是,这个隔间里的眼睛都画在和第五个隔间共用的隔板上,墙壁上则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