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黎衡 古诗赏析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8
  • 3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某地你曾经去过,后来把它剪成一部老电影某地你总是说起它、计划它你约好的人过早死去那个地方成了一具透亮的骨灰盒某地是你的安身之处,每天读它读一封错字连篇的情书某地会突然闯进你一到那里就到了另一个

《诗建设》主编泉子推荐诗人:黎衡 古诗赏析

某地你曾经去过,后来把它剪成一部老电影某地你总是说起它、计划它你约好的人过早死去那个地方成了一具透亮的骨灰盒某地是你的安身之处,每天读它读一封错字连篇的情书某地会突然闯进你一到那里就到了另一个地方叠好地图,你问:“我来了吗?”夜间上坟大家打着手电,亮光一点一点剖开山坳的路我看见石头、杂草、泥巴随后它们就像卷轴合成一道黑暗的缝,我看不见自己他们也看不见这道缝怎么收拢了我接着收拢深沟和群山接着这个夜晚成为一个点或者这个点,就是我们还未找到的曾祖父的孤坟饮茶茶香在舌头上弹着钢琴这时你才感到身体是水窗帘桌几是雾手臂在四散,晚霞状的客厅撑满了悠长的海平线脾胃中拨出小舟,脾胃是不断延展的莲丛呀你看这水样的短信传来水样的楼梯朝下汉口送周昊之哥伦布在武汉这些年,我从没上过黄鹤楼这个重建于1985年的旅游景点,几乎跟我们同岁,从唐朝舶来的乌有乡并不在这里,而在任何地方,比如我们寝室的窗子比如,雪幕中的湖滨食堂,你看,它们都靠岸了,当我们沿着樱花大道朝回走。 我们简直想要变成窗子的形状,将四年的四场雪和愈来愈暗的天,锁成一个黑白的入海口。 那时每次,从下午的鸟声中醒来,从凌波门进进出出,沿着402一直来到长江二桥,我总是给你递烟,你则吐出呛人的黄色笑话,下午就这样无限地延长下去,直到今年冬至日的晚上,我们又聚在汉口喝酒,冷风像特务一样搜遍了空旷的大街。

据说这是黑夜最长的一天,这是,你带着海水给小保罗小保罗,我多想为你写一首诗可每次一开头,句子就会被阴影吞掉就像你即兴的一幅画,它不是方向而是缺口……我真的喜欢你画的“长江大桥”、“众峰之巅”、两个对位的小人儿我感到我是在看着你微型银幕般的眼睛你把你梦里的一瞬,倒映进升高的江水那闪电似的拉索和驶过的火车上一扇扇恐惧的车窗,都让我再次感到了童年的漫长和重复我小时候没有一天不在盼望着长大,而今天我竟然被你猛地惊醒,我的模糊的脚步声不正是你的钢琴声?那时候我全然不知道路、真理和生命家是门?升旗的操场是旷野?今天我听你弹奏自己创作的“明亮的早晨”我听到你把黄金砌进了隔壁的谈话有一次,我们谈到暴政和死亡,寒意一点点蔓延直到你恬静的琴声响起——一个孩子,一个天使成了时代的休止符!我感谢那个时刻,你真的是神给世界的礼物这个世界只为你敞开,其他人仅在缝隙里无题雨后,深夜的笙街灯光晕的排箫马路的大提琴回响到长江对岸天幕在城市上空卷起的长号听,上帝是:沉默的领唱“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 ”街市扭曲为波涌的湖,远与近的钢琴摆放在湖面涟漪的中央采石场每个白天我做着同样的梦,反复路过午夜的采石场。 石头炸裂、切割、凿碎,沿着空中的细索搬运。 沮丧来自石头的内部,来自不可细分的黑暗实心。 所有事物都在分享和交换中消磨,惟有痛苦不能。

惟有坚利的石头自由落体。 痛苦,多么纯粹。 责任编辑:牛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