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745章 当年的传说存在《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8-11
  • 8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小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们居然这么紧张你的安全?”墨非这话一出,锦袍中年等三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好吧,就算你手上有人质,我们不敢把你怎么样,但你也不能这么无视我们吧?无视就无视

第745章 当年的传说存在《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小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们居然这么紧张你的安全?”墨非这话一出,锦袍中年等三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好吧,就算你手上有人质,我们不敢把你怎么样,但你也不能这么无视我们吧?无视就无视吧,可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直接问那位的身份,这又是什么意思?那位身份太特殊了,不说出来还好,总算还能让人看到点希望,可真要是说了出来,后果相当严重。

因为这件事一旦泄露出去,连那位也落在了别人手上当人质,大公爵府上下,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当其冲的就是他们。

“嘻嘻,你呢,你真想参加比武招婿?”明明都成了人质,可少女却依然谈笑自若,好奇地眨着灵动的双眼,看着墨非。

“额,刚开始是这么打算来着,这不是行不通吗?”“既然不行,我也不勉强了,还是赶紧开溜要紧。

”墨非摸了摸鼻子,想了想,倒是没有隐瞒。 这少女或许是个重要人物,但给他的感觉,并没有半点危险。 当然,不该说的,他绝对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至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不介意说个清楚。

“也不是行不通啊,只要你答应,这点小事,我可以给你解决哦。 ”少女狡黠地笑了笑,可这一句话却让墨非眼睛亮了。

强闯大公爵府,这的确不算是小事,扬名肯定不是问题,但这个前提是消息能传出去。

大公爵府可是方圆千里,所有城镇的主人,这回丢了这么大脸,指不定要怎么捂盖子呢。 所有知情的人,恐怕谁都不敢把这消息往外传。

可要是能参加比武招婿,那就不一样了。 比武招婿可是面向整个光武帝国,跟大公爵府一个档次的势力,肯定也会来不少。

到时候,仅凭大公爵府一家,想捂盖子,根本就不可能。 他只要稍微表现嚣张点,想不出名都难啊。 墨非两眼放光,他刚准备点头答应,一个声音抢先响起:“不可!这小子强闯我们大公爵府,让我们大公爵府上下丢尽了颜面,我们决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他。

”却见锦袍中年人黑着脸,目光紧盯着墨非,那眼神,只恨不得把墨非撕成碎片了。 不但是锦袍中年人,两名锦袍软甲老人也一个个脸色相当不善。

“我去,我招谁惹谁了,不就是跟你们过过招吗?你们三个家伙气量也太小了。

”墨非瞪了一眼过去,小声嘀咕。

“嘻嘻,你这回可得罪了不少人哦。 ”少女捂嘴笑了,葱白的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其他高手。

墨非顺着那方向看去,顿时无语了。

可不是,除了锦袍中年人和两个锦袍软甲老人,其他那些高手看着他的目光也绝对说不上友好。 不错,他从大门口一路打进来,除了一些小兵小虾,真正跟他交手的就那么寥寥数人,但这寥寥数人身边却全都围着一群人啊。 这哪儿是招谁惹谁了,这根本就是捅了马蜂窝,惹上了大公爵府上下大半高手了。 “不对啊,小丫头,据说当年也有人强闯大公爵府来着,可这人最后不但没事,还成了大公爵府的座上宾。

”“同样是强闯大公爵府,我这待遇咋差这么多呢?”“该不会是我下手太轻了,他们这些家伙以为我好欺负吧?”墨非疑惑着扫了一眼那些不善的目光,忍不住捏了捏拳头。

自信是一回事,拿性命冒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更何况,他行事向来谨慎,根本不会轻易犯险。 在强闯大公爵府前,他就已经打听过了,强闯大公爵府的确是大事,按说这肯定是把大公爵府往死里得罪,但这也有例外。 数百年前,就曾有人单枪匹马闯入大公爵府,也是一路横扫,没有一个人能挡住他三招,非死即残,凶悍无比。 可最后,大公爵府不但没有问罪此人,反而重金招揽了此人,使其成为大公爵府的总管之一。 虽说这有千金买骨之意,并不意味着每个强闯大公爵府的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待遇,但有此先例,他才敢这么做。

不然,大公爵府这么大势力,又是方圆千里所有城镇的主人,谁傻了没事做,跟大公爵府不死不休啊?现在他同样强闯大公爵府,手段相比当年那位可温柔太多了。 别说是死亡和残废了,就是重伤也没有几个,大多数也就是暂时无法动手罢了。 如果真是因为自己下手太轻,所以待遇差距才这么大,那他可不介意让这些人再见识见识自己的手段。 “哼,小子,你以为自己是谁?居然也敢拿自己跟当年那位大人相提并论,你这是活腻了!”其他人还没说什么呢,那锦袍中年人撇嘴冷笑,满脸都是不屑之色。 “我去,你这家伙,手下败将而已,有资格说这话吗?”墨非白了一眼过去,毫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 “你!”锦袍中年人顿时怒了,脸色铁青,可看着那少女,却又不得不强压住心中的怒火。 “嘻嘻,你这话就错了,别人的确没有资格说这话,但他好像还真能说哦。

”少女再次开口,一句话就把墨非说得愣住了。

什么意思?锦袍中年人实力虽然不错,但不过是他的手下败将罢了,凭什么有资格这么说了?“哦,忘了告诉你了,当年强闯大公爵府的那个人,就是他的师尊呢。

”瞧着墨非满脸疑惑的样子,少女小声解释了一句。 “我去,真的假的?这不是坑人吗?”墨非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那锦袍中年人。 开玩笑,这锦袍中年人的实力就相当不差了,他必须武魂全开,手段尽出,这才能将其击败。 如果当年那人就是这锦袍中年人的师尊,那当年那人现如今得有多强啊?当初听传闻,他还没觉得,现在这么一比较,他心里顿时冰凉冰凉的。 “徒弟都这么厉害了,那师尊得有多厉害?”“听说当年那人就是在大公爵府当了总管,这么多年过去了,说不定还在大公爵府吧?”“我这一路打进来,当年那人一直都没有出手,可打了徒弟,没道理师傅坐视不理啊。 ”“那家伙该不会就在不远处盯着这边,等我快要逃出去的时候,突然对我出手吧?”越想越是有这个可能,墨非不仅头上有点冒冷汗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