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主角是王征,白灵的小说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7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主角是王征,白灵的小说叫什么?《诡案笔录》是由落寞痴人创作的恐怖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很快,王征和古侠就来到了平房外,正好和几辆警车擦肩而过,

主角是王征,白灵的小说叫什么?《诡案笔录》是由落寞痴人创作的恐怖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很快,王征和古侠就来到了平房外,正好和几辆警车擦肩而过,看着警车后座上衣着淳朴的男人,显然是高峰已经准备开始审讯了。 ...“再纯净的土地,也难免会孕育出最棘手罪犯。

”王征看着沿途路过的菜地,心中感叹。 正如高峰所说,王征和古侠二人顺着对方临走时指出的小路,走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果然看见远处升起阵阵白烟,还有不断飘来的食物香味。 “前面就是了。

”古侠指着远处说,“现在应该是饭口,你看那个烟,就是烧煤炉造成的。 ”“现在还有人烧煤?”王征有些疑惑。

“那当然了,你不要只看城市的外表,任何一个城市的商业圈都充满了商业化的气味,但如果你有机会去郊区走一走,各个城市都有类似这样的地方,他们一般都保留着当年的习惯。

”古侠笑了笑,语气中有些感慨。 他也是从这个时代过来的,对一切都不陌生。

很快,王征和古侠就来到了平房外,正好和几辆警车擦肩而过,看着警车后座上衣着淳朴的男人,显然是高峰已经准备开始审讯了。

“你让高峰审讯,好像不仅仅是为了拖住他吧?”古侠看着平房前站着的妇女和小孩,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始终笃信一句话。 ”王征点了点头眉骨,开口道:“真正的线索不一定在犯人身上,但一定在别人的嘴里。 ”“透过现象看本质?”古侠有些意外,“你到底经历过什么?”“没什么。 ”王征冷着脸不再开口说话,转身朝着平房走去。

平房的格局比两人想的还要复杂。 它并不是并列的延伸出去的一排,而是每一个平房外面都有一个围墙,厚重的铁门拦着外界,每家都有一个自己的小院子,院子门口坐着乘凉的老人,也有玩耍的孩子。 为了节约时间,两个人决定分头行动,古侠负责找平房的居民询问,而王征则就在附近转一转,看看有没有符合囚禁作案的地点。

“囚禁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要远离人群确定呼救声不会被人听见,第二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好,最好院子里养狗或者别的宠物防止有外人进来,第三除了摆在明面上的房子,内部一定要有个更隐秘的位置。

”王征平房的巷子里穿梭,不断地找寻符合条件的地方。

因为每个院子的院门都是紧闭的,无形中增加了寻找的难度,王征仔细的数了一下,这附近的院子就整整十一座,去除不符合条件的,还有六座是符合情况的。

“六选一?”王征苦笑道。

啪!玻璃破碎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很快远处便传来一阵小孩嬉戏的声音,王征赶到一看,有几个不过十几岁的男孩,正坐在墙头,拿着石头对着一座看似破旧的院子投掷。 “那个疯子不在家!改天再来!”过了一会,见到院子里没有回应,一个年纪稍大的孩子抱怨一句之后,便跳下了墙头,准备离开。

“等一下!”王征赶紧跑上去拦住了那个孩子,询问道:“你们说的疯子是?”“你不是本地人吧?”男孩斜眼打量王征一阵,伸出手道:“五十。 ”“五十?”王征一愣然后笑了起来,从兜里抽出一张一百递给对方,“我给你双倍,但是你要老老实实把院子的情况告诉我,还有那个疯子。 ”男孩接过钞票,揉了揉确定是真钱之后,才开口说道:“这院子里以前住着我们村里头一个老头,后来老头死了没多长时间,他儿子回来住,不过听我妈说这人脑袋不好使,每天晚上都拿着大喇叭放歌,歌都是老外啊啊的叫着也不歇气,而且他身上还有股怪味。

”“怪味?”王征疑惑道:“类似于什么味道?”“我爸说是没洗澡的臭味。 ”男孩仔细回忆了一阵,忽然道:“但是我闻有点像我家小花猫死了几天时候的味道。 ”“腐臭味?”王征心里一震,又问,“那他们家有没有养狗?”“以前有只狼狗,可狠了,你看看这就是它给我咬的。

”男孩说话时候,撩起了裤子露出了自己的小腿,然后唏嘘道:“不过后来也不知道那疯子是怎么想的,亲手把狗杀了,然后放后山埋了。

”王征仔细一看,对方的小腿上确实有一块凹陷的地方,大小和狗的牙印吻合。 “三个线索都有了。

”王征心里安安点头,“孩子,你拿了钱就快走吧,别再靠近这个地方,还有不要在砸人家玻璃,这是犯法的。 ”“犯法?你又不是警察。

”男孩白了王征一眼,漫不经心的嘟囔一句之后,便带着同龄的孩子离开了。

王征看着孩子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四周没人之后,便也学着孩子的样子,用力攀住不高的围墙,一翻身便骑在了墙头上,朝着院内望去。

院子比王征想象的还要破旧,空荡的院子门口,除了一个打在地上的桩子之外,只有散落满地的垃圾和玻璃碎片,基本上房子里没有几片完整的玻璃。

围墙不高,王征一翻身便走进了院子里,然后轻轻地推开了没有锁上的院门,走进了屋子首先看见的就是厨房。

厨房很简单,除了自己建造的灶台外,只有一个看起来上了一定年纪的碗架柜,碗架柜左边有一个稍长的桌子,上面随意放置着一把菜刀,不过却没有菜板。 “他对吃的不是很讲究。 ”王征叹了口气。 这也就代表着线索断了。

按照之前他所掌握的线索,凶手应该是对吃方面十分讲究的人,他懂得不止一种烹调及处理方法,断然不可能会在这样充满灰尘而且没有菜板的地方吃饭的。 没有模仿的意义!王征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然后拨通了古侠的电话。 “古教授,我这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你那里怎么样?”王征问道。

“我这也没有发现,你稍等一下。

”忙音取代了古侠的声音,不一会他的声音才再次出现在电话里,“我刚才找了几个与作案环境相符的地方,发现村民有挖地窖囤菜的习惯,刚才在地窖里,信号不好。 ”“地窖?”王征疑惑道。

“对啊!”古侠一愣,赶紧给王征介绍道。

原来,B市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到了冬天就会进入长达五个月的雪季,而每到这时为了安全前进,进城的高速路就会进行一段时间的封闭,采购食物就会显得非常困难。 所以,为了保证肚子不挨饿,每家每户基本都有地窖,而地窖中几乎都会存放一些腌制的菜类,以备不时之需。 “我可能漏掉了什么。

”王征忽然道,“我在最后一个平房这。

”说完,王征就挂掉了电话,用脚不断地在房间内踩踏,终于在靠近卧室的地方,听到了不同于其他水泥地的声音,类似于木板。 “这里!”王征眼前一亮,顿时蹲在了地上,仔细的清理四周的泥土,顿时露出了木板的轮廓。 嘎吱!用手轻轻抬起,果然木板下是一条幽暗的入口,应该就是通往地窖的路,而且在打开木板的同一时间,一股浓浓的臭味,也传递了上来。

“这味道是……”王征退后了两步,仔细的嗅了嗅空气,逐渐的心中便忽然有了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这种味道和罐头厂暴晒了几天的死猪肉,味道一模一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