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六十八章 冬衣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6
  • 4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祖孙二人就这么定下了给林延潮请的老师。 “那么爷爷,是否要将这少年召来一见呢?”林庭机笑了笑道:“我都这么大把年纪,见了又如何。 ”“是。 ”林世升见林世璧从头到尾一直略有所

第六十八章 冬衣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祖孙二人就这么定下了给林延潮请的老师。

“那么爷爷,是否要将这少年召来一见呢?”林庭机笑了笑道:“我都这么大把年纪,见了又如何。

”“是。

”林世升见林世璧从头到尾一直略有所思,不由诧异道:“大哥,今日你的话怎么特别少?”林世璧抬起头道:“我想今日之事,以往视经义之词为虚文,但今日这少年,却能以经义,断我不能断之事。

叔公说的对,尚经义者质,尚诗赋者文,二者兼具,方能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以往是侄儿糊涂了。

”林世璧这么一说,林庭机与林世升都是露出大喜的神情。 林庭机喜道:“若是你肯用心习经义,你之才不出数年可乡试中举,此真乃我林家之福。

”“是啊,大哥,以往怎么劝你都不管用,这一次竟想通了,没料到竟是拜一个少年之赐。

如此我林家不怕再出一个进士吗?”林世升惊喜交加。

林世璧下定决心发奋读书时,也没有想到,他因林延潮的话,人生轨迹转了一个弯。 而在另一个时空,他持才傲物,一直不中举人,到了三十六岁那年登山失足而逝。

从林府出来后,林延潮即匆匆忙忙地返回书院,总算在落锁前,赶回了书院里。

书院的规矩很严的,若是弟子夜不归宿,不仅要处罚,还要载入稽考簿,相当于后世学校处分之类的,若是严重的还有可能被逐出书院。

对于此林延潮当然是觉得很不人道,换做以往自己上学时,没有电脑时,还天天溜去网吧通宵呢这滋味叫现代人如何受得了,但古时候的书生不知怎么的,都是练了一手好的忍耐功夫,仿佛断绝了七情六欲一般,整日除了读书就是读书。 气候愈发寒冷了。

林延潮晚上在号舍睡觉时,被子也是不够御寒了,林延潮临睡时,不得不将厚厚的冬衣都穿着自己身上,裹着被子方才觉得身上暖和了一点。 这一夜,天寒地冻,林延潮听得出来,大家睡得都不踏实,辗转反侧,到了快要天明时候,有人才打起了鼾声。

林延潮也是没有睡好,这天才微微亮了,林延潮就听了拾衣穿鞋的声音,大家不肯在越躺越冷的床上呆下去,早起出门读书去了。 林延潮也是起床刷牙抹脸,走出了号舍。 出了门,喝,空中洋洋洒洒地竟是下起了雪来。

林延潮进了书院后,见得入冬的第一场雪。

雪很小,望在空中的白花花的,飞入手心却化成了水,唯有远山上树梢淡淡的粉白,才清楚见证了大雪过来。 “下了雪咯!”书院众学童们都有几分兴奋,呼喊声里也透出几分少年的朝气来。

外舍的弟子们一边打着伞,一边呵着手,手里提着书袋,眼里望着远山的雪景去上课。 下雪终于让枯燥的书院生活,多了一点涟漪。 “延潮兄,来一起撑伞!”于轻舟招呼道。 林延潮点点头,二人同遮着一柄伞向二梅书屋走去。

“于兄,最近心情不错嘛。 ”“是啊,想通了离开书院的事后,我整个人都好多了,不用再为了排名发愁,终于书也能看得进去了,也不用每夜都到三更天后才能睡着。

”“那就不要走了。 每个人都有低谷的时候,只要熬过这一段就好了。 ”林延潮挽留道。

“不了,家里已替我找到书院了,业师是禀生,也是与我家相熟的,县试时还能替我作保呢。 ”于轻舟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料到,我就要离开书院了,还能交到延潮兄这样的朋友。 ”“我也是啊!”两人说说笑笑走进二梅书屋前,梅花放开依旧。

到了书屋前,外舍的学童们都是将伞合起抖干,依在走廊旁的墙上放好,并将鞋子除下后,着袜走进了讲堂。

几名士子自发地拖起地来,虽书院专门请了打扫夫,但书屋内还有由弟子们自己打扫。 看着窗外雪景,大家的情绪都放松了不少,讲堂上也是不时冒起了笑声。

书院外的钟声响过,林燎来到课堂后,对众人讲道:“诸位两日后的月课,将由知府教谕来命卷!诸位可需努力啊!”“府学教谕!”众学童们吃了一惊,一府的教谕,都是两榜进士出身啊,众人听说由他来命卷,不由压力山大。

听见学童一片哀鸿遍野,林燎笑了笑道:“进士,也是由童生,秀才,举人一步步考上来的,大家也不要觉得进士出的卷子,真的就比举人,秀才难了许多。 ”下面林燎开始讲课:“我们四书经义,大题小题也讲了差不多了,下面与你们道一下偏题与截搭题。 ”“以‘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为例,‘如‘三人行,我师焉,’可出一题,此破题之法,不可由‘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上去破。

题意需不黏不脱,还要把意思说足了,你们明白吗?”听林燎这么说,有一个弟子悄悄议论道:“如此不是强截句读,破碎经文吗?远孔圣之意。 ”另一个弟子笑了笑道:“这还不是怕考生,蹈常袭故,蒙题,猜测题。

”说着这考生也是朝林延潮望了一眼。

林延潮在一旁听了,也是一愣,偏题,截搭题,不是专破林延潮这样只知专心背范文,不肯好好读书,正经做文章的士子。 大题小题范围就那么广,国朝取士快两百年来,题目被人出了个遍。 为了防止如好好读书,整日靠蒙题为生的考生,于是截搭题,偏题就出来了。 中以截搭题最为无情,无情到什么地步,有人说句笑话,床前明月光,小人常戚戚,然后考你这句话,如何解?截搭题,偏题最多出现就是在童试之中,考试考官出题随意性大,无数童生们就这样被截搭题,偏题虐得是死去活来的。 虽说无情,但截搭题,偏题,试得是考生发散思维,随机应变的能力,不拘泥于经义之上。

死读书的士子考到这样的就惨了。

大题小题就相反了,考得是士子扎扎实实的经义功底。

所以经常是童试时被虐得死去活来的士子,到了乡试会试,犹如神助,一举登天。 那是因为乡试,会试,一般只考大题小题。 林延潮听林燎讲如何破截搭题,也是不由感叹科举的博大精深啊。 林延潮一边记如何破解截搭题,但想学完这些知识后,多半也是然并卵,但是科举在选拔人才上,至少还是相对公正。

王阳明,进士及第,位列二甲第七人,张居正,十六岁中举人,二十三岁,进士及第,二甲第九人,他们都是科举里的佼佼者,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

也很像现在的高考,高三前老师常常在自己面前耳提面令的一句,高考没考上的,并非不是人才,但是高考考上的,一定已是人才。

林延潮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了,一面还背讲义,一面背经义以及集注,还要背《四书大题小题文府》,临了最后还要练字帖。 到了晚饭后,于轻舟对林延潮道:“延潮,你家里送东西来了。

”林延潮听了来到书院的斋房,斋夫对自己笑着道:“人都走了,家里人惦记着你,托人给带东西来了。

”林延潮听了大喜,拿起厚厚的包裹,就返回了号舍,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有两件厚厚的冬衣,一床暖暖的冬被,还有新制的腌菜,一大挂用绳子串起来的光饼。 林延潮心知是林浅浅挂念自己,知天冷了,特意托人送来的,于是林延潮心底顿时一阵舒坦,这衣服还没穿上了,身上就已经是暖烘烘的。

上面还有林浅浅给自己的一封信,叮嘱自己好好读书,不要挂念家里。 看着林延潮的被褥和冬衣,众同寝看到了都是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林延潮别提是有多长面子了。

林延潮将光饼拿了出来道:“来,来,大家都吃一点。 ”好叻,于轻舟第一个拿过,然后陈文才,小胖子朱向文也伸手过来拿了一个。

至于其他人不好意思的,林延潮就主动拿去,以前与他有过芥蒂的黄碧友,拿过林延潮的光饼后,道了声谢。 叶向高等人也是接过,林延潮还拿了自己腌菜,学着以前腌菜饼子的做法,把光饼抛了一半,将菜夹在饼子里吃。 这么一吃,果然别有一番风味,众人也是一个个拿了腌菜这么吃,然后是个个都是叫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