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回 炸弹天袭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7
  • 2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围着天狼三人的少林棍僧们,突然都举起了棍棒,一下子布成了十余个罗汉棍阵,他们的棍头刚才都包裹在布套里,这下纷纷解开,只见这些棍棒的头部,都涂着淋漓的鲜血,随着这些棍僧们的内力催动,变成淡淡的红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回 炸弹天袭沧狼行最新章节

围着天狼三人的少林棍僧们,突然都举起了棍棒,一下子布成了十余个罗汉棍阵,他们的棍头刚才都包裹在布套里,这下纷纷解开,只见这些棍棒的头部,都涂着淋漓的鲜血,随着这些棍僧们的内力催动,变成淡淡的红气,笼罩在棍身之上,几百根镔铁棍散发出的这股子血气,顿时让圈内三人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道。

徐林宗的身体微微地晃了晃,本来一直指着对手的长剑,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天狼冷冷地说道:“想不到这智嗔居然有这么多的龙血用来涂在武器之上,也真是能为了蛊真人了,还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对付你徐林宗啊。

”林瑶仙微一皱眉:“什么?龙血?蛊真人哪来的龙血呢?”天狼叹了口气:“凡是大明宗室,朱元璋的后代,都多少有点龙血残留的,只不过随着时间的增长,会变得越来越不纯罢了,这么多棍僧的武器上都有龙血,想必是那蛊真人抽了不少大明宗室的血,然后以妖法提纯,涂在了武器之上,现在他受伤未愈,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反制徐林宗了。

”他扭头看了徐林宗一眼:“你怎么样,能坚持得住吗?”徐林宗咬了咬牙:“我,我没有问题!”天狼摇了摇头:“还是跟以前在武当山的时候一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罢了,今天就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他说到这里,突然撮指入嘴,一声凄厉的唿哨声从他的嘴里响起,而一支花炮从他的手中冲天而起,在空中炸出了一个红色的狼头,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只见空中飘过来上百个气球,气球下都有一吊篮,里面坐着一人。 那些气球缓缓地飘向广场之中,守在那里的数百名少林僧人与其他各派的弟子们,都跟智嗔等人一样,抬头看着这些气球,慢慢地飘到自己的头顶。 突然间气球上方扔下了数百个黑球,天狼听到一阵惊呼的声音:“不好,震天雷!”几百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随着一阵硫黄味与火药味,跟智嗔的话音与那些少林棍僧们的心一起落到了地上。 惊天动地的一阵巨响,天狼只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摇晃,紧接着是一阵灼热的气浪伴随着刺鼻的血腥味一起扑面而来,前方所有正在向自己扑来的少林棍僧们都被这巨响震得肝胆欲裂,全都弃了眼前的对手,就地趴下。 烟尘过后,真武大殿前的广场多出了一个十丈见方的大坑,断肢残臂和散乱的兵器堆满了整个大坑。 广场上的数千正道高手,连同那几百名少林精锐的棍僧,就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除了二十几个气息奄奄,在坑边蠕动着血肉模糊的躯体外,全部都变成了这坑中的亡魂,甚至连惨叫声都几乎来不及发出。

智嗔大师在震天雷落地前的一瞬间,施展起绝顶的轻功控鹤升云,一下子腾空三丈之高,在空中平飞二十多丈,落在了广场上的旗杆之上,也只有二十多个长老级别的少林高僧从这片爆炸的火海之中逃出,各施轻功落到了别处。 天狼紧紧地搂着林瑶仙,一道红色的气墙围绕在他的四周,把这些震天雷的碎片和地上的瓦砾石块纷纷挡在圈外,而徐林宗则面色阴沉地站在原处,不停地有带着硝烟味的碎片击中他的身子,破肌裂肤,露出里面黑色的血肉,但是一瞬间就会得到愈合,作为蛊人的他,几乎已是不死之身,自然不用担心这震天雷。

围绕着这三人之外,三丈之外的整片广场,已经陷入了一片烈焰火海,地动山摇,就连后面真武大殿内,也是尘土纷纷地从屋梁上落下,把整个大殿淹没于一片烟尘之中!天狼抬头看了看山顶高处的智嗔,只见此刻他那干瘦的身体在山风中摇摇欲坠,周围的人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而他满脸的花白长须在风中飘动,人却一言不发,象是石化了一样。 华山派的掌门刘知远离开爆炸的中心,有一段距离,刚才的那通爆炸,震得他趴到了地上,正在回神之际,突然觉得身下的土地有个气流在运动,转念一想,惊得全身汗毛直竖起来,双掌向地下一拍,直接身体腾空飞起。

说时迟那时快,一支闪着绿光的雪亮枪尖破土而出,随着刘知远身体上升的趋势同步,直接顶到了他的小腹,刘知远甚至可以感觉到那枪尖顶端丝丝的寒意。

在空中时,刘知远迅速右手抓住枪尖,运气于小腹,身体就势一个横滚,向右侧翻去。

只见地里突然现出一个黑衣人,咬牙切齿地顶着一杆晃眼的银枪向上飞去,而那枪尖正是顶着自己的小腹。 这一瞬间真是生死两判,刘知远亏得提前起身,又有护身软甲和真气,这才免了这一肠穿肚烂之祸。 他在空中右手运气一拧,大喝一声断,那枪尖应手而折,这时候刘知远才发现枪尖是绿油油的,显然涂了剧毒。

刘知远来不及细想,手腕一抖,以八步赶蟾的手法将那枪尖当暗器掷出。

土里那人并非高手,这一招潜地飞枪乃是全力而发,当下避无可避,枪尖直接扎在那人头顶百会穴上,他怪叫了一声,落地而亡。 刘知远落地时,只见此人的脸上已经完全变成了乌黑色,可见其枪尖之毒何其霸道,不由吓出一身冷汗,落地时特地用脚踩了踩地,感觉不到周围有土遁者,这才放下心来。

转眼四顾,刘知远几乎晕倒,四周的地上躺倒了一片蓝色的正道弟子,足有二三千人,剩下还站着的武当弟子们,无不在与地里钻出的数千个黑衣人搏斗。 刘知远感觉地上有人在拉自己,一看正是自己的师弟柳飞云,一柄长枪已经从他的后背直接穿到胸前,眼见是不活了,他的右手正按在一个黑衣人的头顶上,那人脑骨四裂,显然是被其最后的雷霆一击拍死,而黑衣人的左手正拉着刘知远的裤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