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几点思考的论文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10
  • 16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们多多少少存有误解,却不知很多时候其是在经过打磨、剖光、包装后呈现给我们的不完整的事物。 就美国的陪审团制度而言,其运行中也遇到不少的阻碍,产生了许多消极作用。 但往往我们只看到其

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几点思考的论文

们多多少少存有误解,却不知很多时候其是在经过打磨、剖光、包装后呈现给我们的不完整的事物。 就美国的陪审团制度而言,其运行中也遇到不少的阻碍,产生了许多消极作用。

但往往我们只看到其积极的一面,全然不去理会和研究是什么因素导致产生消极影响,只是一股劲儿地倡导将陪审团制度引入我国。

  再者,每一项得到良好运作的制度,都需要具备合适其扎根发芽并且成长的土壤。

基于我国陪审员制度短暂的法律历史、与陪审制度相匹配的相关制度以及国民性格素质等方面的考虑,笔者认为我国目前尚未具备实施美国式陪审团制度的条件。 一味地强行植入,其结果只能是“橘逾淮为枳”罢了。

  此外,笔者也不支持全盘撤销人民陪审员制度的观点。 人民陪审员制度没有发挥其本应有的作用,是因为该制度目前存在缺陷,需要不断的修改和完善。 “因噎废食”不是理性的做法。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笔者赞成最高法院提出的“人民陪审员倍增计划”。 “倍增计划”强调的是增加陪审员的人数总量,但制度具体的运作配套措施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改进。

其所体现的发展方向是单一的壮大陪审员的规模。 难免让人产生这样的怀疑,即在当前司法体制改革遇到瓶颈有所倒退的情况下,陪审员倍增计划只是一个转移观众视线的幌子,实在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价值。

此时,我们不禁要问: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该何去何从?  四、改进并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  基于以上思考,以及结合多种考虑因素,笔者认为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应在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进行改进,继而才能真正发挥陪审制度的功能和价值。

  第一,修改人民陪审员的任期时间。 我国《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第九条规定人民陪审员的任期为五年。

笔者认为五年的任期时间似乎有些过长。

在实行陪审团制度的英美法系国家,陪审员是从居民身份证、纳税名单或者驾驶证中临时随机抽选的,被抽中的陪审员在审理完该特定案件之后,通常不会再被选中担任陪审员;而在实行参审制的大陆法系国家,通常法律规定的陪审员任期都很短。 我国将陪审员的任期规定为5年,其弊端之一就是将陪审员异化成为职业法官,这无非变相剥夺了其他民众参与审理案件的权利。

再者,五年的任期时间足以改变陪审员的思维模式,在熏陶渲染之下极可能变得与法官的思维模式,那么人民陪审员不再是“人民陪审员”,而是“职业法官”。 如此一来,陪审员制度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 对此,笔者认为应当修改陪审员的任期,不宜过长或过短,具体任期时间应在经过系统的调查研究之后确定。   第二,修改人民陪审员的审判权限。 虽然《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规定人民陪审员具有于法官同样的权利,具有事实认定和决定法律适用的权力。

但是由于人民陪审员先天欠缺法律知识,难以形成应如何适用法律的有效意见,因而根本无法行使决定法律适用的权力。

换句话说,这项权力形同虚设。 众所周知,人民陪审员的强项在于他们对社会现象的认知,代表广泛社会道德和社会意识。 人民陪审员与法官的关系实际是一种互补的状态,人民陪审员擅长于对事实的认定而法官则是法律的适用专家。

人民陪审员审判权限的确定应基于自身的决策能力和决策特点,避开其认知盲区。

④因此,陪审员的审判权限仅限于事实认定和在缺乏法律适用时,需凭借社会公序良俗形成裁判的情况。

除此之外的法律适用问题,交由专业的法官。

  第三,修改人民陪审员制度的适用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参加审判活动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了人民陪审员制度的适用案件范围。 可以认为,我国人民陪审员制度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

然而实践中,民众广泛关注的“广州许霆案”、“邓玉娇案”、“我爸是李刚”、“薄熙来案”或者是引发众怒的一些黑社会性质贪污性质的案件中,本应当采用人民陪审制审理的却没有人民陪审员的身影。

  对此有学者认为,要想在我国推广人民陪审员制度,实现其价值功能,首先要规范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强制适用,使民众形成对人民陪审员的具体认知和权威性、可信度认知。

其次,法律还应授权公共组织或者人民代表大会等有权要求、督促法院依法组建人民陪审员审理案件。 ⑤笔者赞成这种观点,我国应当修改人民陪审员制的适用范围,使之由粗变细,由模糊变明确,对该制度的适用与否的最终决定监督权交由审判法院之外的机构或组织。   无论是过去的“邻人审判”,还是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