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84章 监控中的女人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14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不要乱动!”我伸手去拿却被吴猛拦住,他递给我一双塑料手套:“这是证物。 ” 我接过手套,将黑匣中用头发编织的小人拿到眼前。 做工很精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

  “不要乱动!”我伸手去拿却被吴猛拦住,他递给我一双塑料手套:“这是证物。 ”  我接过手套,将黑匣中用头发编织的小人拿到眼前。   做工很精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有人能用头发编织成栩栩如生的人偶。

  发丝乌黑、明亮,发质很好,我放在鼻尖轻嗅,并没有闻到消毒水的味道。   “吴队,取下一小截拿去鉴定,看这是不是蒋诗涵的头发。

”我把小人装回木匣,盖上盖子拿在手中。

  黑色木匣上面还残留着丝丝血迹,蒋诗涵是光着脚跑出病房的,她的脚掌被玻璃划破,如果这样来想的话,蒋诗涵应该就是踩着这个木匣爬上栏杆的。

  “吴队,监控已经全调出来了!”小陈跑到天台,他的表情有些怪异:“这个女人应该只是自杀……”  “带我们去看!”  我和吴猛来到监控室,小陈首先调出了电梯内的监控画面,在场的所有人看完后,都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   清晰的监控画面里只有蒋诗涵一个人!  她没有被挟持,她一个人坐进了电梯,这一切似乎都是蒋诗涵自导自演的闹剧!  “不可能!”我趴在电脑跟前。   “高健,我们不是不相信你,但事实摆在面前。 ”吴猛站在我身边:“蒋诗涵死的确实奇怪,但她当时精神已经出现问题,你要知道,疯子的逻辑是正常人无法揣测的。 ”  如果我当时没有在场,没有经历这诡异的晚上,恐怕我也会相信蒋诗涵是发疯以后自杀的。   这正是幕后黑手的可怕之处,明明是一场蓄意谋杀,却能伪造出自杀的场景!  “这种作案的手法,这种杀人的风格,太像了!和杀死黄冠行的手法几乎一致!”我现在能够肯定,对方是使用了某种见不得人的邪术控制了蒋诗涵的心神,强迫她违背自己的意愿行动!  “高健,这确实是一场自杀,如果没事,我们就去通知家属了……”  “等等!”我大喊一声,看着屋内所有人:“这不是自杀,我说过,这是一场百分百定性的谋杀!”  “切,真当自己是神探了?”小陈之前并不认识我,不屑一顾。

  吴猛倒是从铁凝香那清楚了我的本事,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为何敢这么肯定的说这是谋杀?”  “你们继续看这段监控。

”我指着电梯监控画面左上方,那里能显示出电梯所在的楼层:“就是这!暂停!”  众人全都过来看向定格的画面,此时那个位置显示的数字是“-3”。

  “负3?”  “对!这里是地下三层!”我的声音铿锵有力,透着强大的自信:“刚才有个医生对我说过,这栋医院的电梯要想通往地下几层需要权限,也就是要输入对应的密码验证!而这个密码,据我所知只有医院的少部分医生知道,她一个精神错乱的病人又是如何知道密码的呢?”  一屋子的人全都沉默了,唯有我的脑子很清晰,操控蒋诗涵心神,使她发疯加重病情的不是别人,正是医院里的某一位医生!  “在座的各位,恐怕你们不能置身事外了,今天夜班所有知道密码的人都有可能是凶手!”蒋诗涵的死不是意外,我要帮她报仇,我要把那个戏耍我的人抓出来,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把活人逼疯,操控心神,然后再伪造成自杀,好手段,真是好手段!”蒋诗涵的死暴露出了太多东西,她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确实身不由己,就像是她在天花板上用血画的那个小人一样。   她想用自己的方法求救,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能看懂,她只能独自承受痛苦。   如果我没有出现,她最后的下场恐怕也是自杀,只不过是精神全面崩溃,彻底失去希望后,只能顺从的选择用死亡来解脱。   这样一来幕后黑手将不会露出任何破绽,黄冠行的死也被完美遮掩。

  现在回想起来,蒋诗涵求生欲望很强,她明明向往温暖,但却不敢靠近,最后坠楼。   而黄冠行本身酒精过敏,但他却在死前大量饮酒,结果导致醉酒驾车,死在公路上。

  他们两个人都是被强行控制了心神,被迫去完成一些事情,这种邪术我从未听说过,在吴猛开始对医院医生排查后,我掏出手机拨打了刘瞎子的电话。   “老刘,这么晚还打扰你实在对不住,但人命关天,有件事想咨询你一下。

”  话筒那边,刘瞎子语气沉稳:“你问吧,我已经算出今夜会有事情发生,所以还没有睡。

”  “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哪一种邪术能够远程控制人的心神,一到晚上就会犯病,并且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 ”  “类似的邪术有很多,你能不能说的再具体点。 ”  我看向手中的人偶:“邪术的施法媒介应该是受术者的头发,我在死者跳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黑色木匣,里面装着一个用头发编织的人偶。

”  “头发编织的人偶?”刘瞎子半天没说话,电话那边传来了翻书的声音:“还是太模糊,我不敢确定,但听着有点像湘西巫术,或者南洋的降头。 ”  我耐着心把一晚上的经历跟刘瞎子讲明,希望他能判断出蒋诗涵所中的是何种邪术。

  “你说你看到了一个飞在半空的老人头颅?”  “对,一闪而逝,但有一个小男孩却看得明明白白,用不用把他叫过来。

”刘瞎子有了发现,我也激动了起来。

  “如果真有飞颅出现,那跳楼的女人很可能中的是南洋降头!”  “降头?”  刘瞎子翻阅书籍,找到了相关的记载:“恐怕还不是简单的降头,而是其中最为歹毒的飞颅降。 ”  “我祖爷爷早年曾跟一位降头师斗过法,所以我对降头还算了解。 ”  “降头术在南洋可谓家喻户晓,只不过普通人能接触到的大多是药降和蛊降,这两种无非都是用毒药、阴虫来害人谋命,算不得高深的术法。

”  “真正厉害的降头师则大多擅长鬼降和灵降,他们圈养小鬼,奴役冤魂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  “而在降头中最为令人发指的则是血降和飞颅降,其中飞颅降就跟你今夜所遭遇到的情况十分吻合。

”  刘瞎子的话间接帮我证明了杀死蒋诗涵的并非阴间秀场,而是有另外的邪门歪道在背后搞鬼。   “那我要想抓住这个下降的人,该怎么办?”  我语气急促,只要抓住施术者,自然能顺藤摸瓜,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飞颅降炼成后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于无形。 ”  “下降者能在千米之外遥控受术者心神,你想找到他很难。 ”刘瞎子继续翻书,“不过这门邪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一旦飞颅离开便会需要大量鲜血补充,而且必须是刚从活物体内吸出冒着热气的血。 所以你搜寻周围,看哪个方向有失血过多而死的尸体,降头师应该就藏在那附近。 ”  “老刘,你这次可是帮大忙了!”  挂断电话,我找到吴猛,想让他派人帮我寻找周围千米之内的动物干尸。   他半信半疑,最后还是决定听从我的提议。   到了后半夜,头发的鉴定结果出来,确实是蒋诗涵的无疑。

  “蒋诗涵住进医院后,头发渐渐变得暗淡没有光泽,但编织人偶的头发却乌黑明亮,最关键的是上面并没有消毒水的味道。

”  “编织人偶的头发应该是取自蒋诗涵刚入院的前两天,或者是在她住院之前!”  范围进一步缩小,凶手知道医院电梯通往地下太平间的密码,又在蒋诗涵入院前几天跟她有过接触。

  “会是谁呢?”  我正在沉思,门外忽然传来小陈的声音:“吴队,动物干尸找到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