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90章 他们都不着急了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孤飞燕不出门还好,一出门心情就更郁闷了。 她去饭馆吃饭,居然听到了一帮人在旁桌议论自己。 她去茶楼喝茶,居然听到说书先生在讲一个有婚契在身的宫女,如何周旋在将军,王爷之间,

  孤飞燕不出门还好,一出门心情就更郁闷了。

  她去饭馆吃饭,居然听到了一帮人在旁桌议论自己。

她去茶楼喝茶,居然听到说书先生在讲一个有婚契在身的宫女,如何周旋在将军,王爷之间,混得风生水起的轶事,原形分明是她呀!  孤飞燕原本还打算进宫去找大药师了解了解玄空大陆几个药材市场和药材竞拍场,顺便讨论讨论那三株六丹商陆的来头,还有老狐狸的药术。

  可听了那么多流言蜚语,她犹豫了。   虽然昨天公堂的事情很多人瞧见了,也引起了一些误会,可是,她总觉得没那么夸张。 怀宁公主和祁馥芳对她的栽赃没人关注,祁彧和怀宁公主的苟且也没人关注,舆论像是被人控制了,脏水全往她和靖王殿下泼。

  这背后十有八九是有什么人在推波助燃。 是祁家?还是怀宁公主他们呢?  连靖王殿下都敢拖下水,这帮人真是狗急跳墙了!  骂她,她倒无所谓。

  但是,这种风头上,她还是留心一点,少给靖王殿下惹麻烦。 以祁家和怀宁公主那帮人的做派,栽了那么大的跟头,估计心急着想报仇,想找她和靖王殿下的茬吧?  宫里头的危险,可比宫外的大多了。   大药师若没有头绪,还不得找上门来请她协助。

她来想去的,最后还是决定不进宫自找麻烦。

反正,怀宁公主和祁馥芳已经认罪了,靖王殿下也知晓老狐狸的存在,有了提防之心,这案子查到今日这程度,最着急的不是她的,而应该是还未被定罪的怀宁公主和祁家。   一番思索之后,孤飞燕的心情总算好多了。

  她花钱了重金,偷偷找了几个晋阳城里几个颇为名气的“包打听”帮忙打听冰海的事,末了又去卖了一大堆药材,才回靖王府,她准备好好的修炼药王鼎,修炼神火,拓田种药!  这一日,君九辰都待在大理寺审讯陈三元和李葛存,程亦飞,龚大人和大药师全日陪同。 只可惜,这二人只听命于吴公公,并不知道自家正主是谁。

  龚大人认真道,“殿下,先前怀宁公主说简药师给的六丹商陆出自城外药材竞拍场,下官已核查清楚,该竞拍场建场至今不曾竞拍过六丹商陆。 ”  程亦飞连忙问,“其他地方呢?神农谷那边呢?”  神农谷是一处药谷,以传说中的尝百草的神农氏命名,招揽了不少药学良才,辟药田,种奇药,制奇方,在药学界的名气虽大,却向来低调。 然而,自从十年前谷主开设了药竞场之后,神农谷就无比高调了。   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神农药竞场便力压各地的药材竞拍场,药材市场,成为玄空大陆最大,最赚钱的药材买卖之地。

  玄空大陆每年出现的奇药中,至少有七成是出自神农谷。

六丹商陆这么名贵东西,出自神农谷的可能性并不小。   龚大人连忙回答,“程将军,下官已经派人去打听了,得过些日子才会有消息。 ”  听了这话,大药师连忙提醒,“如此名贵之物,若是从神农谷公开竞拍而出,自是好打探。 就怕是此药为悬赏,无迹可查。 ”  神农谷明着的买卖为药材竞拍,暗地里的买卖却是药材悬赏。 只要出得起价钱,不管多么难得之药,神农谷中都会有药师接下悬赏,在限定的时间里交出药材。

这些药,或许神农谷内有种植,或许需要出谷寻找。

  而悬赏药材这种买卖,轻易是打听不到的,对于悬赏者的身份,神农谷更是绝对保密。

很多时候,就连接下悬赏的药师都不清楚悬赏者的身份。   神农谷并不隶属君氏皇族管辖,自然不会买大理寺的账。

大理寺仅能派人去打探消息,调查的话是绝对办不到的。   君九辰思索了片刻,问道,“六丹商陆若非竞拍,买卖而来呢?”  这话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如果六丹商陆并非卖来的,那便是真凶自己采摘,甚至是培育出来的。 换句话说,这真凶的药术不简单!  整个玄空大陆,除了神农谷的谷主和几位药师之外,有这样的本事者,也是屈指可数了。

  大药师琢磨着琢磨着,突然认真说,“殿下,同一类药,产地不同,外观药性皆有所区别。 孤药女对六丹商陆那般熟悉,她若能鉴出个一二来,对此案必定大有裨益!”  程亦飞和龚大人皆非内行人,都没想到还有这种讲究。

程亦飞连忙说,“极好极好!现在就去寻她来!”  这话一出,龚大人和大药师忽然就不说话了,确切地说他们是有些尴尬。   外头盛传孤飞燕和靖王殿下怎么着怎么着,程亦飞作为“前任”,在靖王殿下面前提孤飞燕,他不尴尬吗?  程亦飞表情淡定,他真的不尴尬。   他知道孤飞燕的为人,也相信殿下的为人,知道外头那些流言蜚语都是假的。 他就是担忧,甚至是害怕,害怕靖王殿下跟他一样,也真的瞧上小药女。   他从昨夜开始就一直在想,小药女若笨一点,蠢一点那该多好呀!笨点蠢点,靖王殿下就瞧不上了呀!  程亦飞不尴尬,君九辰更不可能尴尬。   他道,“此事不必你们操心,本王会亲自问她。 ”  旁晚,君九辰回到靖王府。   芒仲连忙禀告,“殿下,孤药女找你许久了,想讨六丹商陆,她说是她能验出那三株药的出产地。 ”  君九辰似乎并不是非常着急这案子了,他冷哼,“急什么?”  这……  芒仲一头雾水,琢磨不透殿下是什么意思,却不敢再问。 他犹豫了好久好久,也没敢去告诉孤飞燕殿下回来的消息。

  没多久,外出的夏小满才回来。

他顾不上疲惫和饥饿,直接冲到寝宫去,气呼呼地禀,“殿下,小的查清楚了,外头那些传言是有人故意散布,恶意中伤,此人就是大皇子!”  对于孤飞燕,夏小满就是不满而已,对于大皇子之辈,夏小满那叫一个满腔痛恨。

  君九辰正一个人在下棋,他抬眼都没抬,只冷冷说,“去,把消息散布出去,就说大慈寺的签文是假的,本王有意跟怀宁抢人。

”  夏小满好不意外,不自觉大叫起来,“殿下,你说什么?”  君九辰这才抬眼看来,眸中尽是不悦。   夏小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吓得不敢多问,立马领命去办。

  (在第一章里补充了一个楔子,算是背景交代,但不影响已阅的内容,大家翻回去看一看。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