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87章 想象不到的开局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32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蒋诗涵不是死了吗? 我亲眼看着她从九楼跳下,那生命坠落在地的声音现在还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拿着阴间秀场的手机,我感觉到莫名的寒意。 “叮!”一条短信发入信箱。

  蒋诗涵不是死了吗?  我亲眼看着她从九楼跳下,那生命坠落在地的声音现在还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拿着阴间秀场的手机,我感觉到莫名的寒意。   “叮!”一条短信发入信箱。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我会用事实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比鬼怪更可怕的东西。 ”  “堵上自己的生命,来玩一场杀人游戏吧。

”  “天黑请闭眼!”  “直播任务:晚上十点乘坐出租车前往江城南郊(注意:请妥善保管好直播工具,直播工具丢失,自动判定为任务失败)。

”  “可选任务:每杀一人,奖励一积分。

”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我托起下巴,眼神凝重。

  这次的直播任务要比前几次笼统许多,任务要求晚上十点前往江城南郊,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而且并没有说明具体地点。   我能获得的信息非常少,任务虽然发布,我却丝毫不知道今晚会遭遇什么,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甚至不知道该查询哪一方面的资料。   更让我不安的是可选任务,前几次直播中虽然没有明说,但保护活人或多或少都会降低任务难度,可这一次呢?每杀一人奖励一积分,这是在鼓励我杀人吗?  足足在原地站了五分钟,我仍旧没有理出任何头绪,这次的任务对我来说难度极大。

  “刘瞎子说我十死无生,难道我的生命真要止步于今晚?”  反复研究信箱里的短信,再结合这几天的经历,因为蒋诗涵的出现,我把所有事情串联在一起思考,降头师、医院、蒋诗涵、还有直播任务,这些不相干的人或地点都在围绕着一个关键词——天黑别闭眼。

  “可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已经八点半了,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

  收拾好直播工具,我抱着黑色皮箱,默默点了一根烟。

  “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又看了一遍短信,直播任务中特别标注了注意两个字,“请妥善保管好直播工具?”  “为什么要保管好直播工具?会有人来抢夺摄像机吗?”黑色皮箱里东西很多,我留了个心眼,把阴间秀场的大屏手机以及移动编码棒单独装在塑料袋里,然后用黑胶带绑在小腿上,这是我以前接受婚外调查时常用的手段。   宽松的运动裤完美遮掩,只要我走路姿势保持正常,没人能猜到。   等到晚上九点五十我收拾停当,背起黑色皮箱来到门外。

  平日里车水马龙的汀棠路今天显得有些冷清,等了好久也没有看到出租车经过。

  我锁了店门,沿着马路往十字路口走。

  没过多久,我忽然看到一辆打着空车牌子的出租车停在巷子口,正要过去,又发现一个中年男子拿着皮带从漆黑的巷子里走出。

  他一手正提着裤子,裤脚还沾着泥巴和一些水渍。

  我们两个对视一眼,都显得有些尴尬。   “要坐出租车吗?”他朝我招手,我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皱着眉点了点头。   “上车吧。

”  我经过巷子时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墙角还蹲着一个白衣服的女人,她正在巷子里整理衣服,一只脚光着,鞋子飞出去好远。   “你别多想,我也是做好事,拉了个没带钱的。

”中年司机咂了咂嘴,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我没有多问,拉开车门:“往江城南郊开,具体地方等快到时再给你说。

”  甩出一张百元大钞,司机笑呵呵的收起:“行,顾客就是上帝。

”  坐进车内,我再往巷子里看时,那个白衣女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地上只剩下一个白色的高跟凉鞋。

  司机发现我眼睛盯着巷子,笑的有些猥琐:“不是我眼馋你,那女的身材真是好,都能掐出水儿来……”  “开夜车的时候最好不要拉这种女人,你要了她的身子,她很可能要你用命来还。

”我收回目光,看向驾驶室。

  这一看不要紧,我竟然发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   和我说话的司机手握方向盘坐在左边,而本应该是副驾驶的位置竟然还坐着一个人,更奇怪的是他手里也握着一个方向盘!  “你这车怎么有两个司机?”  出租车发动,中年司机好像没听见我的话,哼着小曲,手指敲着方向盘,车速却越来越快。   而坐在副驾驶的那个司机,冷着脸,抓着方向盘也不说话。

  “喂,停车!我要下去!”  “刚起步你就下车?玩我呢?”  中年司机拗不过我,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把车停下:“起步五块,我没零钱。

”  他语气很不好,我下车后再看向车内,副驾驶上的人却不见了,一切正常。   “难道是我眼花了吗?”现在已经晚上10点了,若不尽快赶到江城南郊,很可能会被阴间秀场判定任务失败,可我左右看去周围却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

  “快点!别耽误我挣钱,收你五块起步费可不算贵。

”  司机在车里催促,我一咬牙:“算了,我还坐你的车,不过你开慢点,路上千万小心。

”  “我开出租多少年了用你教?有开慢车的时间,还不如多拉几趟活。 ”他不耐烦的喊道:“要坐就赶紧,不坐拉倒。

”  僵持了两分钟,我时间紧迫,只好重新坐回车内。   “早这样不就得了?犯什么神经?”他骂骂咧咧发动出租车,我则系好安全带,眼睛扫过车内的每一个角落。

  “副驾驶上的男人不见了,刚才我明明看到有两个司机一左一右坐在前面。

”  视线停在副驾驶位上,那里摆着车辆行驶证,车主的名字叫于成飞,照片和中年司机并不是同一个人。   黑夜之中,出租车飞速行驶在通往南郊的公路上,两边的高楼大厦渐渐减少,除了路灯很难再看到其他光亮。   “现在已经进入江城郊区,你倒是给我说个具体的地方啊?”路况越来越不好,司机心烦气躁。   “继续开。

”我没有接到阴间秀场的进一步提示,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   “你小子该不会是准备抢劫吧?我警告你,这车里装有GPS和行车记录仪。

”  “继续开,我对你的钱没兴趣。 ”  “不行,你不说个具体的地方,那我就掉头回市里!”司机说着准备减速掉头,他踩了刹车,可车速却变的更快了。   “我靠!刹车不灵了!”他大喊出声,脚疯狂踹向制动。

  我的脸也慢慢变得苍白,因为不知何时,副驾驶位置的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他手握方向盘,嘴巴裂开一直到耳根,在路过一片树林时,猛地转动方向盘。   “嘭!”  额头流下温热的液体,我视线模糊,在昏迷之前只看到出租车司机从车里飞出,再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耳边隐约传来水珠滴落的声音,鼻子痒痒的,眼皮很沉重。

  “好疼……”骨头仿佛散了架般,胸口火辣辣的。

  我慢慢睁开双眼,涣散的瞳孔渐渐对焦,眸子里出现了一点亮光。   我扶着脑袋坐起,哗哗的锁链声从身后传来,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脖子被铁链锁住,双手也让特质的皮绳捆绑。   “我出了车祸,陷入昏迷,本应该躺在树林里,可这是哪?”  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密室,灯光昏暗,墙壁上长着青苔,身边不远的地方还有几只体型巨大的老鼠,它们一点也不怕人,吱吱乱叫,在墙角啃食着什么东西。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凝视着头顶的灯光,我仍觉得天旋地转,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