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六百一十九章 护短的太子(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1
  • 12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咯噔!石晓生被林宇的话吓了一大跳,看样子殿下很生气。 “殿下息怒,其实都是小事……”石晓生苦笑道。 “东宫的人,那就是本宫的人,谁让本宫的人委屈了,本宫管他是谁,石晓生,说吧……”

第六百一十九章 护短的太子(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咯噔!石晓生被林宇的话吓了一大跳,看样子殿下很生气。

“殿下息怒,其实都是小事……”石晓生苦笑道。

“东宫的人,那就是本宫的人,谁让本宫的人委屈了,本宫管他是谁,石晓生,说吧……”林宇坐在了椅子上。 哇!顿时,那些太监宫女感动的稀里哗啦,他们身份卑微,受了委屈,吃了亏,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不敢跟人说……更不敢去殿下面前打小报告。

但是,现在太子殿下却是一副要为他们出头的架势,顿时感动的不行。 恨不得为殿下肝脑涂地。 石晓生见林宇真的生气了,轻叹了口气道:“是书院的几个宗师。

”“哦?”林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算是知道石晓生为什么不说了。 现在是书院并入大夏朝廷的关键时刻,石晓生当然不希望这期间出什么差错。

所以受了委屈,也只能忍着,要是事情闹大的话,说不定朝廷跟书院之间,又会产生嫌隙。

但是,林宇真没觉得书院宗师强者高高在上……就连大儒级别的院长,还不得跟他好好说话,几个宗师就能欺凌他东宫的人了?石晓生指着几个小luoli宫女,苦笑道:“几个宗师觉得她们几个长的漂亮,便想着让她们去房间伺候……但正常人都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所以他们几个就站出来,骂了那几个书院宗师天骄畜生不如……”石晓生指着那几个太监道:“他们刚才被几个宗师的才气震荡了几下,好在没什么大碍……学生想着,现在是朝廷跟书院的关键时刻,就暂时忍下了,而他们也有过错,毕竟是宗师强者嘛,都有各自的骄傲……”那几个太监摸着肚子,紧咬着嘴唇不说话。 要是……书院的人不强迫宫女去房间里做那种事,他们也不会愤怒的去骂他们畜生不如。 披着羊皮的狼。 砰!林宇听完石晓生的话后,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一张名贵的桌子直接化成了齑粉。 宫女太监们既感动又害怕,同时又充满了担忧,卑贱的下人怎么会值得殿下出头?此刻,林宇神色阴沉地滴出水来,寒声道:“书院中的这些蛀虫必须要清除干净,皇家书院不养人渣。 ”话音一落,林宇看向石晓生道:“是哪些宗师你可知道?让他们跪下来见本宫!”“是!”石晓生知道林宇动了真怒,他虽然担心书院跟朝廷的关系,但他更在乎林宇的喜怒哀乐。 于是,他果断的去楼上,敲响了某件套房的大门。

“有事?”一个身穿儒衫的高傲青年打开门,淡漠地看着石晓生,眼中浮现出淡淡的鄙夷之色。 酒楼的掌柜?值得他们宗师天骄正视?石晓生现在才先天文师的修为,在宗师眼里也就跟路边的阿猫阿狗差不多。 有咬人的能力,但却只能在他们宗师面前摇尾乞怜。 小胖子石晓生脸上的肉抖了两下,皱着眉头道:“有大事,你们几个下楼吧,太子殿下让你们跪下去见他。

”书院青年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他们干了什么事了?杀人还是放火了?居然让他们跪下去见他。 书院青年笑了两下,进房间将三个师兄弟带了出来,同时还不忘大声道:“听说太子殿下出宫,到酒楼来了,要让我们师兄弟跪着去见他……”林宇坐在主殿中的椅子上,身后是低着头的瑟瑟发抖的宫女跟太监。

对于书院弟子的叫嚣,林宇听的很清楚,嘴角只是勾起一抹冷笑。 有些人自以为朝廷收编他们,是朝廷畏惧他们,这才有恃无恐。

可是林宇却很清楚,书院毕竟不是朝廷一手培养起来的势力,这是把双刃剑。

用好了能伤人,没用好就能伤自己。 所以林宇从来就不奢望这些人,一夜之间就维朝廷马首是瞻,这显然不现实。 书院暂时的归顺,是因为大势所趋,若是哪天发现苗头不对了,说不定还反过来倒打朝廷一耙。 所以……敲打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哗啦啦!顿时,除了书院大儒的三位院长,跟大宗师级别的长老意外,那些有资格在天上人间酒楼下榻的宗师强者,数百人都纷纷站了出来。 “呵呵!”那四个书院宗师趾高气昂了起来,底气十足的走下了楼梯。 他们仔细想了下今天到底干了什么事,好像除了试图让几个酒楼美人小厮玩玩,根本没做过什么……毕竟,院长在出发前就已经叮嘱过了,少惹事。 所以最后他们也只是教训了几个不开眼的小崽子,宗师不可辱,给点教训又怎么了?四个青年生的也特别英俊,书卷气很浓,但眉宇间的那么轻佻与放荡却掩饰不住。

“学生见过太子殿下!”四个宗师青年拱手行礼,其中似乎是师兄的青年疑惑道:“不知道殿下出宫,专程让学生下楼干什么?”此时此刻,书院宗师天骄们都看着林宇,包括那最早加入皇家书院的皇甫靖云等人。 他们猜测太子殿下可能要立威?“本宫说过,让你们跪下来见驾,都还愣着?”林宇的声音带着一股寒意,大宗师的实力真不是盖的,顿时那四个青年毛孔都根根竖立了起来。

一脸震撼的看着太子林宇。

“大……大宗师?”四大青年当时就惊了,那为首的师兄更是双腿发软。 太子多大他们知道,但却不知道太子林宇是大宗师的强者啊。

这得多逆天?咕咚!为首的书院大师兄咽了下口水,仍然鼓足勇气说道:“我们为什么要跪下?”他们是文道宗师强者,面见天子也有不下跪的资格,更何况是太子。 不过,他们的语气却没之前那么强硬跟桀骜不驯了,略有心虚。

“你们不仅凌辱了本宫的人,还对他们出手,你觉得需要跪下忏悔吗?”林宇沉声说道,眼中杀机迸射。 林宇身后的宫女太监悄悄地抹了一把泪,心里觉得无比的幸福跟甜蜜。 这辈子跟了太子,无怨亦无悔。 “他们?”四个宗师青年怔了一下,随后身体有些颤抖了起来,但转念一想,他们好像占理了,于是正声道:“殿下,他们不就是酒楼下人吗?那几个不开眼的下人,不知道宗师不可辱吗?学生只是小小的惩戒,何过之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