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87章 让她抬不起头的相遇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9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闵姜西提着裙子出了宴会厅往化妆间方向走,刚拐过走廊,一抬头就看到张扬站在不远处,就他一个人,也不像是有事,倒像是在守株待兔。 她不准备搭理他,别开视线往前走,张扬闻声转过头,迎上

  闵姜西提着裙子出了宴会厅往化妆间方向走,刚拐过走廊,一抬头就看到张扬站在不远处,就他一个人,也不像是有事,倒像是在守株待兔。   她不准备搭理他,别开视线往前走,张扬闻声转过头,迎上前道:“姜西。

”  闵姜西‘装瞎’已达炉火纯青的地步,闻言抬起头,淡笑道:“啊,是你。 ”  打了声招呼她就要走,张扬道:“去找蒋璇吗?”  闵姜西应声,“她找我有事儿。

”  张扬道:“不是她找你,是我找你。 ”  闵姜西站在原地看着他,脸上笑意渐淡,心底不爽。   张扬从提着的香奈儿袋子里掏出一条薄羊毛披肩,递给闵姜西道:“我怕你冷,刚跑了趟商场,快披上吧。 ”  闵姜西没接,淡淡道:“谢谢你,真的不用了。 ”  张扬道:“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的好意?”  闵姜西说:“心领了。

”  张扬说:“这么倔干什么,我看着心疼。

”  他肉麻情话说的猝不及防,闵姜西当场被雷到,如果细看,她手臂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强忍着不露出惊愕的表情,她唇瓣微张,吸了口气,“真的谢谢你,在里面挺暖和的,外面还有些冷,没事儿的话我先回去了。 ”  闵姜西转身欲走,张扬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姜西…”  闵姜西转头看着他的手,淡定的道:“可以放开吗?”  张扬松开手,看着她说:“我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感觉这种东西,说来就来,谁也控制不住,姜西,我喜欢你。

”  闵姜西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超然模样,稳稳的回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

”  张扬说:“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喜欢,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对你好,不是我炫富,我能给的一定比你想象的多,你考虑一下。 ”  闵姜西沉默两秒,“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我们不合适,谢谢你的喜欢。

”  说完,不等张扬回应,她掉头就走。

张扬早想过像她这样的极品一定不好追,耐着性子装了半天情痴,既然她不吃这套,那就别怪他先礼后兵了。

  眼见她已经走出一米远,他佯装着急,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追上前,然后……一脚踩在她曳地的礼服裙摆上。

  他是故意的,踩着就没打算挪脚,闵姜西也是始料未及,正惯性往前跨步,突然觉得胸前一凉,她反应很快,当即一手捂着胸口,另一手抓着胸下礼服,努力往上提的同时,也避免再往下掉。

  转头看向张扬,这一刻闵姜西的目光冰冷而锋利,沉声道:“把脚拿开。

”  张扬没看到意料之中的美女尖叫和惊慌失措,假装后知后觉,把脚移开,作势上前,“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闵姜西很快扭了个身,面朝墙壁,等到张扬站在侧面的时候,她早已把礼服提上来,只不过礼服内的隐形内衣已经掉了,她不能松开手大大方方的走回去。

  张扬什么都没看见,内心大感失落,表情却不得不做出后悔慌张的模样,连连道:“是我不好,我太着急了,你怎么样?”  闵姜西看都不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  这话已是白的不能再白,她就差让他闪远点儿,张扬却偏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自己给自己加戏,“你别生气,我给你道歉,都是我的错。 ”  闵姜西面朝墙,双臂护在胸前,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张扬猜到她定是有什么不便,此时不占便宜更待何时?他抬手搭在闵姜西光滑的肩膀上,“姜……”  闵姜西反应很大,当即耸肩把他的手挥开,横向往一旁退了一步,怒目道:“你干什么?”  他胆子太大,完全不怕走廊里会有人经过,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闵姜西一激动,气得面色发红,张扬忽然间爱上了这种‘恃强凌弱’的快|感,尤其还是在别人的婚礼上,想想都刺激。

  打开手中的披肩,张扬一脸自以真挚的表情向闵姜西靠近,嘴里说着:“快披上,我带你去休息室整理一下。

”  他像个行走在青天白日之下的变态,闵姜西怎么会让他靠近,要不是念着这是蒋璇的婚礼,她真想大喊一声来人,可眼下她只能咬着牙躲。

  走廊的最尽头就是新娘休息室,闵姜西几乎小跑,混乱中她没看到一旁电梯的指示灯亮了,从里面跨出来一个人,她来不及刹住,一下撞到对方身上。   对方身手灵敏,抬手扶了一下,闵姜西只看到面前的一身黑,慢半拍揪着胸口礼服抬眼一看,脑子霎时嗡的一声,有那么几秒钟,就连耳朵都是失聪的。

  说是失聪,可是,咚咚,咚咚,咚咚……耳边无限放大的分明是自己的心跳声,她成年后鲜少会遇到让她六神无主的人和事,偏偏今天,全都遇上了。

  追上来的张扬企图伸手去碰闵姜西,她恼羞成怒,终是忍不住厉声骂道:“滚开!”  张扬一愣,闵姜西的脸色更红,却不是因为他。

  有第三个人在,张扬面子上挂不住,沉下脸道:“你说谁呢?”  闵姜西脖子都红了,低着头道:“离我远点儿,别逼我叫人。 ”  张扬气极反笑,伸手就要拉她,却被另一只手给拦下。   张扬微微抬起头,看着闵姜西身旁个子高高的男人,有些眼熟,但懒得去想在哪里见到过,不悦的问:“干什么?”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开了口,声音低沉无甚情绪,“这话该问你,你要干什么?”  张扬吊儿郎当的道:“你谁啊,用得着你在这儿多管闲事?”  “楚晋行。 这位先生,你再不走的话,我会选择叫酒店保安或者直接报警。

”  闵姜西大学几年,每一年都能在领奖台上见他一次,他很优秀,她也不差。 这是她第一次在学校大礼堂之外的地方和他碰面,没想到,会是这副灰头土脸的模样,她几乎抬不起头来。   楚晋行的名字张扬听到过,最近一次甚至就在昨天晚上,他爸赴局回家晚了,他妈问跟谁一起吃饭,说是楚晋行。

  点了下头,张扬摊开手往后退了一步,表示惹不起,一万多的围巾往墙角一扔,他拉着脸转身离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