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8章 占便宜也要凭本事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16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秦佔站在不远处抽烟,一个人。 程双很怕他,脸色都变了,闵姜西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走,程双紧张的挤眉弄眼,闵姜西给予回应,两人此时无声胜有声,最后还是程双先走一步。

  秦佔站在不远处抽烟,一个人。

  程双很怕他,脸色都变了,闵姜西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走,程双紧张的挤眉弄眼,闵姜西给予回应,两人此时无声胜有声,最后还是程双先走一步。   看了眼秦佔的侧影,闵姜西悄悄提了口气,迈步上前,站在距离他两步之外的地方,如往常一般礼貌叫道:“秦先生。

”  秦佔口中吐出一团白色烟雾,眼睛看着别处,脸上表情不辨喜怒,不冷不热的道:“按说能来这的人,混得都应该不错,还劳你特意在我面前演一出,看来你朋友开的是皮包公司。

”  用最淡的口吻说最犀利的话,闵姜西没想过瞒得住,只是没料到秦佔会如此光明正大的讲出来。   为今之计,她也只好立正挨打,“对不起秦先生,我朋友开了新公司,圈内人不认,又欺负她是女孩子,趁火打劫,我只好‘倚人仗势’了一把,但她确实特别有能力,我相信她会把公司做好。

”  秦佔闻言,侧头看了眼闵姜西,神色晦暗不明的问:“她公司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说罢,不等她回答,眸子微凛,口吻危险的说:“这世道什么人都有,第一次见人敢明目张胆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你是觉得我傻,还是觉得我的便宜很好占?”  闵姜西有种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面对秦佔的质问,她想过道歉,但是道歉没有用,她只好一眨不眨的回道:“我的确不该在聪明人面前耍聪明,一句对不起于您而言意义不大,如果您实在很生气,可以当昨天的口头协议无效,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打着您的幌子占您便宜。

”  秦佔面色不改,不为所动,本以为闵姜西言尽于此,谁料她又说了一句:“当然您也可以给我些时间,让我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补偿,我相信结果永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  秦佔表情依旧淡淡,不辨喜怒的道:“好坏都让你说了。 ”  这次闵姜西没有接话,只老老实实等着听他的意思,秦佔别开视线,抽了口烟,道:“我这个人最讨厌被陌生人占便宜,对自己人向来很大方。

我给你机会,你做得好,那咱们就是自己人,别说倚人仗势,就是横行霸道我也罩着你,但你要是做不好……  他再次侧头看向闵姜西,黑色的瞳孔乍看之下无声无息,可定睛一看却是沉甸甸的危险与冷漠,唇瓣开启,他声音低沉,很慢的语速,近乎娓娓道来:“你仗过的势,耍过的心眼,我不仅要计较,还要变本加厉的计较。

”  闵姜西看着不动声色,实则心底警铃大作,她突然想到昨晚她在车上,秦佔发给她的那条短信,陆遇迟装警察的事情,原本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可秦佔却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现了。   她不确定秦佔是什么时候知晓的,是只查了陆遇迟一个人,还是像外界传言的那般,秦佔所在的方圆千米内,不可能有‘身份可疑’的人,就怕对他图谋不轨。

  不管是碰巧还是意料之中,越是跟秦佔接触,闵姜西就越觉着传言非虚,怪不得程双光是听到他的名字就如临大敌。   短暂的如鲠在喉,闵姜西很快便强迫自己镇定对应:“谢谢秦先生给我机会,我会努力成为‘自己人’。 ”  秦佔抽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灭在一旁的灭烟器中,淡淡道:“明天上午十点。

”  闵姜西点头应声,“好。

”  两人皆是面朝一侧,背对走廊,闵姜西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秦佔身上,没注意身后何时有人靠近,直到秦佔忽然转了下头,她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这才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红色小礼服的漂亮女人。   女人脸上化着精致妆容,褪去眼线便知道年纪轻轻,跟闵姜西差不多,目光带着三分审视三分嫌,她看了眼闵姜西,而后似笑非笑的对秦佔道:“找你半天了,原来躲在这跟人讲悄悄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女人看女人,一看一个准,这都用不着第六感,闵姜西不愿背黑锅,干脆脚底抹油,对秦佔说了句:“秦先生,我先走了。

”  她迈步往前,跟女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清楚看到对方那种目不斜视的高傲里,藏着一闪而逝的不悦,甚至是杀气。

  等闵姜西走远,女人抱着肩膀,踩着红色高跟鞋慢悠悠的往秦佔面前走,眉眼透露着轻微不快,口吻也是三分嗔三分嫌,“现在跟你当‘自己人’的门槛这么低的吗?”  秦佔面无表情,旁若无人的抬腿往前走,女人跟在他身后,嘲讽道:“你对‘自己人’还真大方,只不过某些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心思也太明显了,这一会的功夫,陌生男人的名片收了没有三十也有二十吧?”  她故意模糊主语,其实闵姜西并没拿人名片,都是程双接的。

  秦佔头都没侧一下,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我让的。

”  女人始料不及,嗤笑道:“什么情况,奉命勾三搭四?”  秦佔走着走着停下脚步,侧头看着面前的人,俊美面孔上写满了疏离与多管闲事,嘴一张,声音更是淡漠,“管好你自己,我的人用不着别人说三道四,知道的是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呢。 ”  ……  闵姜西刚一出来就给程双打了电话,程双秒接,两人很快碰头。 程双担心的不得了,连连问:“他说什么了?有没有为难你?”  闵姜西面无异色的回道:“我觉得他人不错。

”  程双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闵姜西,慢半拍试探,“他…恐吓你了?”  闵姜西道:“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讲原则守规矩,他是个有原则的人,我也准备遵守他的规矩。

”  程双听得云山雾罩,一脸懵逼,下意识的说:“你答应他什么了?他要是敢逼良为娼,你可千万不能忍气吞声!”  闵姜西幽幽的回了一句:“少看点儿狗血偶像剧吧,现实生活里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只有霸道总裁高薪聘请我,就这还是我勤学苦读十好几年才换回来的。

”  两人不准备在酒会久留,往外走的时候,闵姜西不着痕迹的左顾右盼,程双敏锐的道:“我刚刚看到楚晋行公司的高层,楚晋行今天没来。

”  闵姜西下意识的想要否认,可话到嘴边,还是默认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