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回 狠心离去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64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耿少南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一动不动地看着凤舞,手却是在发抖,无论如何,这个女人爱自己,救过自己,但同时因为她那执着的爱,也给自己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是的,师父几乎可以说是被他害死的,而自己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回 狠心离去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一动不动地看着凤舞,手却是在发抖,无论如何,这个女人爱自己,救过自己,但同时因为她那执着的爱,也给自己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是的,师父几乎可以说是被他害死的,而自己和小师妹的这么多恩怨纠缠,也一半多是因她而起,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有一万个冲动,恨不得要把这个害了自己一生的女子给生生掐死。 可是他的目光所及,凤舞半掩着的胸衣之间,那一道道深深的伤口和齿痕,让人不忍卒睹,随着她激烈的呼吸,莹白如玉的胸脯上,这些伤痕如斑斑血泪,倾诉这个姑娘心中的怨恨与委屈,这一刻的凤舞,又是如此地柔弱,可怜,这又让他突然有了强烈的冲动,把这个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精灵一样的女子紧紧地揽入怀中,好好地呵护她,再也不离分。 耿少南闭上了眼睛,他的心里在作着剧烈的挣扎与斗争,久久,他才长舒了一口气,转过了身,黯然道:“凤舞,你想要的,我没法给,出于责任,我能让你留在我的身边,但我的心,永远只是小师妹的,你靠了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得来的爱情,终归不是真实的,就象我对师妹那样,最终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凤舞激动地大叫道:“你一直放不下何娥华,为何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十步之内,也有芳草,你我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为什么你就能对我这么狠心,残忍!”耿少南幽幽地叹道:“师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辈子我伤她太多,就算她不爱我,我也只能赎罪,就算她这辈子也不肯原谅我,我也得护她和孩子的周全,这是一个男人,一个丈夫的责任,我现在已经不指望能再获得她的爱和宽恕,只希望能为我的行为恕罪,凤舞,对你也是一样,我的心不可能转到你的身上,你我今生地缘,强求不得。 ”“从这一刻开始,你我解除这主仆的关系,你是自由的,随时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以前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你助我练成天狼刀法,我感激你,你害死我师父,我也不找你报仇,凤舞,今生今世,也许再不见面,对你对我都是好事。 ”他咬了咬牙,眼中冷芒一闪,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只留下凤舞呆呆的一个人站在后面,耿少南能感觉到一些冷冷的液滴顺风吹上了自己的后脖颈,滴在那给屈彩凤咬得鲜血淋漓的伤口上,微微地疼,他知道那是凤舞在风中晶莹的眼泪,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伤得太深,太狠,但是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也无法回头,睁开眼,他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再也不停留。 三天之后,京师,锦衣卫总部。 一处雅致的别院,与其他的卫士住所看起来别无二致,在这锦衣卫总部里成百上千的小院里,一点也不惹眼,但是这里,却是何娥华的临时住所,自从耿少南离开后,她就是从原来的小院搬出,每三天换一处别院,而今天,则是她已经换过的第十四处住所了。

耿少南一身漂亮的丝缎黄袍,看起来极有帝王气势,站在何娥华的床前,小师妹神色木然,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床上,眼睛看向了别处,一言不发。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柔声道:“师妹,你还是不肯看我一眼吗,你还是在生我的气,怪我扔下你去夺取锦囊吗?”何娥华咬了咬嘴唇,冷冷地说道:“反正在你的心里,我一直是可有可无的,远远不如你的那个皇帝梦重要,你还回来做什么?”耿少南的眉头一皱:“师妹,你为什么还是这么想,我已经解释过无数次了,我夺取锦囊,夺取天下,不是因为我想当皇帝,纯粹只是因为我只有拥有了权力,才能保护你,保护我们的孩子。

”何娥华冷笑道:“你要是真的想保护我和我们的孩子,就不应该公开你的身份,我可以一直和你在武当过着平凡而宁静的日子,难道我在武当没有嫁给你吗?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现在还要给自己找什么借口?”“就是现在,以你这身横行天下的武功,如果想要带着我离开锦衣卫,浪迹天涯,四海为家,隐姓埋名,你还怕活不下去吗,还怕有人会找到你我吗?耿少南,不要再骗我了好不好,你是不是以为我永远是武当山上的那个笨丫头,还是没有自己的脑子吗?”耿少南幽幽地叹了口气:“师妹,现在我们之间,有太多的误会,你对我都没有基本的信任,我就是得到了天下,又有什么快乐呢,师妹,你知道吗,当我拿到锦囊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你才是最重要的,江山就在我的手上,可是你却不在我的身边,那一刻,我要坐拥天下的豪情壮志,却远远及不上你不在我身边的空虚和孤独,我不能没有你。

”何娥华的眼中泛起一丝泪花,喃喃地说道:“到了今天,我实在不知道你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每当你感动我,让我信任你的时候,又会用实际行动把我对你的信任打得粉碎,如果你换了是我,你还会信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吗?”耿少南靠近一步,紧紧地拾起何娥华的素手,轻轻地说道:“师妹,相信我这回,我已经有把握能取得天下了,锦囊在手,天下我有,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去取得我的天下,到了那一天,你我就可以永远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

”何娥华转头看向了耿少南的脸,这是她今天第一次看耿少南,她的眼中,空洞而没有任何的感情,木然地说道:“你还是放不下你的皇帝梦,当了皇帝,真的能让你快乐吗,你背叛了武当,背叛了你从小到大的亲人和信仰,连我都看不起你,你的良心没受煎熬吗,你没有梦到死在你手上的师弟们,没有梦到我爹和徐师兄吗,没有梦到小师弟吗?耿少南,你这得是有多冷血多绝情,才能这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