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

第一百八十一回 顶级高手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7
  • 14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简介 李沧行认得这乃是鸳鸯腿法中一招凌厉的中腿下踹式,刚想出言示警时火华子已经中腿,摔倒在地。 亏得他武功不弱,就地两下地趟刀法,逼退了达克林的进一步攻击,拄着剑站了起来,却是一瘸一拐,难以再

第一百八十一回 顶级高手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认得这乃是鸳鸯腿法中一招凌厉的中腿下踹式,刚想出言示警时火华子已经中腿,摔倒在地。 亏得他武功不弱,就地两下地趟刀法,逼退了达克林的进一步攻击,拄着剑站了起来,却是一瘸一拐,难以再战,只得退在一边,倚着树强行调息腿上的经脉。 只三两招间,达克林便打倒了火华子,逼退沐兰湘,这份功力实在是骇人听闻,李沧行退无可退只能咬牙硬上,脚踏玉环步,左右腿交替以鸳鸯腿法踢出,右手使出霞光连剑,左手则连续以黄山折梅手的擒拿手法攻击。

达克林“咦”了一声,似是吃了一惊,收起了笑容也以一路空明拳法还击,一边打一边还不停地说话:“嗯,这招如封似闭不错,可惜力量差了点。 ”“嘿,霞光千里这招转红云滚滚,本座三十年前想到的你小子也想到了。 ”“无影连环踢力量够了,速度差点,本座要是用剑你这腿就没了。

”“嘿嘿,小妞,本座看这小子有点意思,陪他玩玩,你就别捣乱了。 ”如此这般,达克林只用一只左手卷起披风,就迫得沐兰湘无法近身,而右手和双腿则始终用来应对李沧行,拆了一百多招后,李沧行只觉他手上力量越来越大,身形也开始加快,随着他的逐渐发力,对自己的压迫感越来越强。

李沧行知道如此这般自己绝撑不了五十招,再看沐兰湘,已经完全近不了达克林的身,只能隔着一丈多远,划出一个个光圈以求自保。

李沧行又看了火华子一眼,只见他头上豆大的汗珠在不停下滴,知道他中的这脚非同一般,一时半会儿难以复元,而自己绝不能把师兄和小师妹扔在这里。

念及于此,他再也顾不得隐瞒武功,抽了个空,拔出腰间的软剑,手中的剑法一变,左手软剑以绕指柔剑去缠达克林的右手,而右手的长剑则以夺命连环剑急攻达克林的上路。

达克林对这突然的节奏变化吃了一惊,右手险被软剑缠上,忙使出御风千里的上乘轻功身法向后跃去。

如墙般的内劲压迫一消,沐兰湘顿时又攻了上来,与李沧行四目相交,眼中尽是浓浓的爱意。

李沧行低声喝道:“攻他下路。 ”沐兰湘心领神会,两仪剑法划出一个个光圈,招招不离达克林的双腿。

达克林暴喝一声,呛得一下长剑出鞘,一下子挡住了李沧行当面的攻势:“好小子,看不出你居然还是武当门下,本座差点走了眼,来来来,好久没用剑了,今天好好陪你玩玩。 ”他一边说话一边双腿反踢,这回达克林的腿上运满了内力,沐兰湘一剑砍在他小腿上,居然被震得差点长剑脱手而去,这才知他有护身宝甲或者是护身劲当下沐兰湘不敢再用剑与他直接相交,转而试图用两仪剑法的绵力卸他护体劲后,再刺他要穴。 而达克林则冷哼一声,也不管沐兰湘,长剑挥出漫天剑影,直接向李沧行攻来。 李沧行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剑法,眼前的达克林的身影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三个,同时向自己的上中下路攻击。

李沧行当下大骇,长剑使出夜战八方式,把周身护得密不透风,只能把软剑使出毒龙鞭法远远地对那快速移动的人影进行攻击,希望能迫得这该死的身影稍微慢一点。 又这样缠斗了十几招,李沧行只听得沐兰湘闷哼一声,她的手腕中了达克林一腿,长剑脱手而飞,略一分心之际,自己手中剑势一慢,左手软剑被达克林一剑削到剑身,一下子断为两截。 李沧行心下大惊,忙贯真气于软剑,将断剑掷出,脚下使出玉环步,歪七扭八地向后倒去,只觉面前劲风扑面,赶紧就地一滚,脸上一凉,束发的布条被剑气斩断,顿时披头散发,而戴着的面具竟也被剑气划得四分五裂,落在地上。 站起身来,只看到对面的沐兰湘满眼泪光地看着自己:“大师兄,果然是你,师妹找得你好苦!”李沧行再也不想忍了,他忍了两年,天天做梦都在想着小师妹,清醒后却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为了师妹,一定要忍到向这黑手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现在眼见心上人在自己面前,而自己这最后的伪装也掉了下来,他现在只想奔过去把小师妹抱在怀里,一辈子也不再放开。

眼睛开始模糊,他的脚步开始向前移动,突然间,他那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达克林那张阴森森的笑脸。

“嘿嘿,想不到黄山三清观的李大岩居然就是赫赫有名的武当大师兄李沧行。 我们找了你很久了。 听说那魔教向天行也死在你手上,但刚才一战你虽然功夫不错,在你这年纪算是佼佼者,却远远不至于能徒手格毙那老魔头,难不成你还在隐藏实力?”达克林露出了森森白牙,说道。

李沧行闻言蓦然惊醒,暗叫糟糕,当下强敌在前,自己绝对无法对付,当下向沐兰湘叫道:“师妹快走。 ”言语间长剑挥出,急攻达克林周身要穴。 沐兰湘一跺脚,哭声道:“我才不走。 ”她捡起了地上火华子的剑,又向着达克林下盘攻去。 这次李沧行心中乱了分寸,招式中破绽一下子多了出来,达克林嘿嘿一笑,只数招间就把二人迫得只有招架之功,绝无还手之力了。

又过数招,沐兰湘被迫与达克林硬对了一掌,当下血气翻涌,一连退后十几步,几乎要吐出血来。 达克林哈哈一笑,收了招数退后两步,道:“小娃娃,别再作无益的抵抗了,陆大人有过令,碰到你一定要生擒,带到他面前。

你今天要是肯和我走,我就放了他们两个。

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李沧行气喘吁吁地看着火华子与小师妹,心中暗想此番怕是难逃此劫了,但好歹能保住二人的性命,也算不幸中的万幸,正要开口应承时,只听沐兰湘哭道:“不要跟他走,你走了我马上死在这里。 ”。

Top